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综艺书评

任永红;现代诗歌里的古典意韵——李炳智诗集《大风起兮》赏析

作者:任永红| 时间:2021-01-02|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认识李炳智老师是在一次文友聚会上,起初的印象是不善言辞、谦逊卑恭。互相自报家门后,才得知他是地地道道的陕北人,又是土生土长在子长县。因我曾在延安学习工作生活过十几个年头,顿生几分亲切感。后又多次在各类活动中见过,加之微信互动、微博欣赏,了解算是多了起来。可以说他的每一首诗歌我都拜读过,有些还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从最初的《受困的美人鱼》到后来的《一方水土的爱恋》,再到最近拿到手的签名版《大风起兮》,无不令我敬佩。敬慕他的诗性、敬仰他的多产、敬重他的纯粹。尤其是他的现代诗歌中蕴含的古典韵律,读来朗朗上口、跌宕起伏、意境悠远。
 

  古体诗词十分注重音韵美,李炳智先生承继古典诗词的基因,在《大风起兮》这部现代诗歌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是俯拾皆是。《坠落的叶子》一口气写下了“鲜光、金光、感伤、飘扬、万丈、泥塘、天亮、飘荡、张扬、清亮、歌唱、煌煌、茫茫、晨阳、结党、阳光、欣赏”十多组韵律相同的字眼,读来错落有致,抑扬顿挫,很有气场,增添了韵律感和节奏感。诗人不少游历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诗篇也是如此,如《登南京阅江楼》“楚天阔/吴梦长/抚今追昔/荣辱何其忘”;《游大明宫遗址公园》“史书传/戏台舞/万千春光/雨打风吹谁留住”;都颇有古体诗词的韵律。诗人将古风与新诗巧妙融合,信手拈来,拿捏得当。这也是他的许多诗歌常常被朗诵艺术家拿来朗诵的主要原因。《闹元宵》“鼓槌敲/舞鞋蹈/龙飞狮舞/旱船媚眼抛//伞旋潮/扇绸飘/正月花开/满街溢千娇//昼夜闹/月高照/火树银花/夜难悄”,诗语充满动感,画面极强,读之仿佛精彩纷呈的秧歌队伍眼前经过,如临其境。《登北固山》“江山不老/征战有多少/倾国之色/荣辱沉浮何其保”古风气息浓郁,忧虑、慨叹、牵念之情在简约诗句中跃然纸上。《柿子红了》“裸立的枝干/读懂岁月无情/柔软的果实/甜透人间唇齿”;《感恩水云间》“说天南/平衡阅历深浅/道地北/品味甘苦酸甜”,“出汤/释放一叶鲜活的流变/入口/回味时光泡出的直觉”;《古城方砖》“任风吹雨打/随暑寒炎凉”等诗句工整排列,错落有致,古朴典雅朗朗上口,体现出韵律优美,对仗工整,不含一丝一毫的拗口艰涩气味。

  古代诗人注重对比、对仗手法的应用,李炳智先生也采用了类似的技巧和手法,既有诗意又富有哲理。《城市》“街灯下/一个夜行者匆匆忙忙/长了影子/短了时光”,这一长一短的鲜明对比,启示人们珍惜美好时光,追求当下生活。《我的陕北窑洞》“墙角的纺车/整夜吱吱扭扭转响/母亲一天天黑瘦/纺锤一天天肥胖”,这一胖一瘦的强烈对比,怎能不让人感恩母亲的辛劳付出,感念生活的不易,更对生我养我的窑洞充满无限的乡愁,怎能不倾其一生深深守望呢!这和当代文化学者余秋雨《文化苦旅》“胸襟大了,洞庭湖小了”这句一样意味深长、饱含哲理。还有“一壶深情/半杯闲愁/和谁填词/与谁泛舟”,“花树无言/冠下布满问春影踪/佛光有意/照亮塔前万千玉容”,“南拥十万佳人/北随八千才俊”等诗句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古代诗歌抒写离愁别恨的篇目胜多,李炳智先生置身现代环境,也在用现代诗歌的语言叙说当下人的离愁。《别了,南飞的大雁》,仰望惊叹那个团队,整齐列阵“一”字或者“人”字,并让头雁捎去对江南的梦寐,带回春天里的妩媚。它们这些普通的精灵,竟然读懂了人类,否则为什么排出“人”字型阵容,而我们却听不懂它们的倾诉!诗人结尾“日夜盼归”,哪怕等到“鬓发斑白”,依旧会“站在广袤的大漠”,天天吟唱那首耳熟能详的《雁南飞》。我的耳畔,仿佛这首歌也在萦绕,有些悲壮,有些凄美,有些惆怅,让人们深刻感悟日月轮回,岁月更替,不由得珍惜眼前的时光,关爱身边的亲人。《别亦难》仅仅46个字,无声倾诉着人间的聚首分离,秋风起、闲云淡,向来被诗人用来烘托渲染离别惆怅的气氛,轮船靠岸,亲人登临,挥手告别,望眼欲穿;暮色锁帆,愁云如山,月瘦如钩,挂住心肝;汽笛声漫,肝肠寸断,内心祈祷,交颈相欢。如此分离时刻,怎能不叫人充满离愁万分;感慨世道人情,总闹的心如刀绞,难舍难分。《清明》“那句最后的告别/定格永恒的记念/我的乳名,从此沉默”,表达了失去父母的痛楚,因为只有最亲的人才会一声声呼唤我们的乳名,那是多么亲和、亲近、亲切!诗人写“清明”,并没有直写自己的哀思悲痛,而是用“风读碑文,雨诉追思”,用自然现象替代人物记忆追思,巧妙笔法真是常人不可及也。结尾“子孙疯狂奔跑/传递一柱香火”一方面说明后继有人,香火旺盛;另一方面暗示后代努力奋斗,传递接力,演绎生生不息宗族历史。

  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新诗的发展,要顺应时代的要求,一方面要继承传统诗歌的传统,包括古典诗歌和五四以来的革命诗歌的传统,另一方面要重视民歌。诗歌的形式,应该是比较精炼,句子大致整齐,押大致相同的韵,也就是说具有形式是民族的形式,内容应该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对立统一。” 对于具有百年历史的新诗,毛主席开出的这个“药方”,就是说现代诗歌要有节奏感,要传承古典诗歌的音韵美。以上这两点,我看李炳智先生都做到了。李炳智在诗集的《后记》中说,他将这部诗集书名定为《大风起兮》,其中的“风”意即《诗经》里的“风”,是国风、民歌的意思,就是要创作一种表达民情民意的中国式的新汉语诗歌,让诗歌走出小众,走向大众,却又不失诗性的典雅。我感到他的这种探索很有意义。大风起兮,体现诗人诗风构建中豪迈的气派,愿这道诗风有更强劲的力量加盟,给当下诗歌注入清新大雅的活力。

  我利用三次短暂的旅途生活,逐字逐句领略这本现代诗歌集中蕴含的古典韵味,写下这些的感想,也算与品读过炳智诗集《大风起兮》朋友作以交流。

作者简介:
       任永红,笔名金粟山,陕西富平人,高级政工师。爱生活、爱摄影、爱文学。闲暇之余,徜徉于光影世界,陶醉在字里行间,时有摄影作品、散文游记、古体诗词获奖且均在当地获一等奖。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