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知青岁月

尹广福:壶口赋

作者:尹广福| 时间:2020-12-30|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时维虎岁,序为炎伏。参访黄河之畔,亲临壶口之岸。心如浪翻,欣然弄笔。

  传云:天地开辟,遂有乾坤,浊者为地,清者为天,天地既成,山川始存,多呈锦绣,大河之真。

  瀑布所置,秦晋之分,东之名晋,西之曰秦,秦晋之好,传之古今。

  呜呼!君不见:两岸石峰立,中间壶口喷。远阔近窄山忽近,黄浪滔滔声震闻!九曲大河奔到此,一收成势如龙吟。落差三十丈,雾霭半里纷。雾腾腾,若明若暗;势浩浩,触目惊心!

  霓虹戏水,水底冒烟,晴空洒雨,旱天惊雷,唯此数景,超绝拔伦。山似银蛇舞,浪如滚黄金。是山飞?是水流?漩涡使人愁;是欢喜?是惊悚?磅礴把魂勾。

  上流四十丈,奔驰尚未急,忽流入峡谷,聚减十之七,入此似瓶项,倾泻百川水。

  明朝陈维藩,有诗诵此景,"秋风卷起千层浪,晚日迎来万丈红。"

  书·禹贡曾言,八字世流传,"盖河漩涡,如一壶然。"

  噫!杞人常忧天,河伯或怒颜,故曰:大堤若决口,女娲石岂能补救;蒼天如倾盆,老龙王不好收拾!

  呜呼!何以治之?何以处之?禹王到此,急征千军万马;大圣偶来,漫搅如意神针。鲁班挥斧,朝夕修雕两岸景;龙虾斗角,昼夜破坏河边峰。河伯嚣狂,逞其大威;水族造反,泼浪覆天。槽底龙搅水,岸上似飞山。实在险罕,真个奇难!擒龙英雄都惧怕,弄潮儿郎也心寒。

  九曲之水俱汇此,欲让古今辨清浑。鲤鱼毕至,齐跳龙门;龙门悬殊,共舞嚣喧。声闻四十里而有余,雾浸三百步而无欺。浪浪前旋,涛涛更摧,水搅黄沙,滔廻波激,卷泥吐雾,腾珠溅玉。或如天兵苦恶战,鳞甲纷纷动刀兵。千团万裹,万物汹汹。雾濛濛,天地相交;云霭霭,山水连成。

  四季轮转,风景各宜。冬则朔风凛冽,壶口冰封;银装素裹,滴柱倒悬。大河上,拥玉堆雪;大河下,隐涛激流。和风未足,四月始融。

  夏则雾气腾空,依依似注雨,滉滉如生霭。未近已觉清爽,虽远顿感心怡,避暑之佳境,陶冶之良期。

  且山花点缀,绿棘漫坡,游人如织,馆店遍布。

  浊浪翻滚,气势恢宏,大河浑,是高塬所赐;壶口奇,乃地势使然。河在怒吼, 河在咆哮!

  人与天斗,当愧渺小;山川恢宏,坚固难摇。奔流到海不复回,鹏飞万里世界遙。忍其本,灌田行舟;任其性,荡损生灵。福祸相倚,危安参半。道分阴阳,物有损益,豈皆 一乎!事能成败,人殊智愚,何必同之!

  老子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曲则全,窪则盈也!

  水之柔,滴水穿石;河唯下,冲山为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势,不畏险阻,必可融大海。曲不滞行,低则达满。黄河千古,不争而无不争,不胜而致胜也!

  一年四季,川流不息,从古至今,畅行不已。虽旱不竭,雨季更则广阔十倍;逢涝汹湧,万山奔流接地连天。鬼斧神工,豈在人为!势嵯峨而峰谷伏起,形张狂而逶迤万里。又不见,一处两处树木点翠,三眼两眼草棘居奇。沙积旁岸,是风雨冲刷所至;鸟飞峰边,乃山川荒芜之极。白雲淡淡,偶见坡上之牧羊:铃声当当,细听崖边之驱牛。左观之,少见繁华;右视之,唯显苍凄。

  壶口之境,何以知之详,解其切也?余六九年逐洪流而宜川插队,工作后驾汽车且岸边运沙。数载亲临,久视成铭。先时荒蕪,后渐出名。历经充建,多有路馆桥台;奇观远播,遂成黄河胜景。今朝更荣,游客磨肩挨袖;节假益多,人流拥挤滞阻。

  民风可钦,是圣地之境;地况应景,乃古传之方。毛驴驮客,可观两岸之俗风;老汉陪影,能知老区之新营。

  人色匆匆,不缺游者;车轮滚滚,不乏远客。盼者悔步,来者不憾。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瀑布心怅然。

  两岸皆可观之,河西尤佳,其峰险,其浪真,未临近己沐雾气,声震于耳,且路桥铺设,距壶口愈近也。

  据知:数年前,柯受良汽车飞跃黄河;几岁后,朱朝辉摩托冲过壶口。其技可观,其勇可嘉也!

  鸣呼!河聚壶口,喷泻成势,黄河壶口瀑布乃天下一奇观也!

  天有三宝,日月星;景有三胜,山水树。全者难矣,壶口皆有之,日红月朗星明,山峻水奇树翠。

  建筑固佳,何如自然之美;制造本精,不如本色之胜!

  智者依时纵步,探观壶口圣地,或悔迟行,无憾此游也!

  诗云:

  黄河之水天上流,滔滔不绝到此收。一壶纳尽百川水,又从壶口喷泻出。两岸峰梁相对立,千畔草棘贯春秋。鸟飞似觉佳客近,人至如幻天上游。

  【宜川插队】

编辑:乾坤

上一篇: 王侠: 艺苑声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