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知青岁月

尹广福; 《逸闻钩沉》之一

作者:尹广福| 时间:2020-12-08|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噫!枯肠搜旧,实笔叙真,不敢文过饰非,或可椽笔缀文,涉书成趣,聊解桑榆之乐耳!

1: 窑背惊魂
黄土高塬深秋,星光残淡,我带几个老乡在麦场练武,挥拳踢脚却也热闹,个个功夫见涨,都能弯腰劈叉。
不久天沉风起,渐至午夜,各自回家,天愈黑,伸手不见五指,慢慢摸索前进,似觉快回到窑洞住处了,忽觉脚下发软,已觉偏离正路,不敢前行,用武术虚步探索而行,如履薄冰,似履深渊,前脚落实再动后脚,忽觉前脚落空,遂急转行,三十多分钟后始回住处。
翌日观之,脚印纷杂,知昨夜在窑顶崖盘旋时久,有三四丈高,不觉冷汗已下。
2:人肉惊心
陕北逢五一集,远近村民都去赶集,宜川云岩集上有一卖熟肉老汉,人多购食,插队学生尤喜之,以解平时素肠,肉中有奇香者,多翻搅觅之,一日忽见一物,细观乃人之手指,惊诧不已,顿呕欲吐,知数次食之香者乃人肉也,逐拳脚相加老汉几至命危。
当地村俗有未成年丧者不葬,弃之野以飨狼犬,为营其利乃携尸烹牛肉中。
悲乎!人肉香于牛肉,不知者深喜其味也,隨唐麻叔谋食人肉之味始信有之耳。
3:路险惊车
73年驾解放车去高柏送化肥,道路崎岖,弯急路窄,坡高峭岐,人迹罕行。
解放载重四吨,遵规减载拉三吨二百斤,从县城循路缓行,渐至黄河岸边,黄浪旋涌,少有车人,始路平,渐上山,山愈危,路愈
窄,仅行一车,如蛇婉行,至一处弯急,猛打方向,拐不过来,坡高车上不去,只可停住,前边临崖,左右挨沟,地峻坎悬,直通黄河,势如壘卵,情似倒悬,车若不控,直葬魚腹。忧恐之际,孤立无援,
久之,幸见一老乡,呼之把汽车油针调大,动力增加,重踏加油,车辆保险杠及叶子板刮崖而过,久久惊魂未定。
4:雪路悬心
陕北冬寒,大雪连天,公路积雪成冰,车辆婉转难行,72年初开始实习跟三队薛錦'd3咽Ω担渌氖嗨辏丛本恕
一次从黄陵拉客到铜川,车载三十多人,行至偏桥地段,有人下车,师傅让我开车,我说实习未满,下雪路滑又拉那么多人,不敢开,师傅说没事,我帮你看着,没三分钟,师傅呼声响起,我小心翼翼,平安到铜川客运站后,再返回黄陵拉煤,我驾驶空车到宜君县一陡坡处,路平滑如镜,心如悬起,缓缓而行,不敢用急刹车,不意车稍失控,驰向坡边,慌乱刹车,车竞旋转一周,致使车头左側碰到树上,车停在陡坡边缘。
师傅竟说说你你不听,怎么交待。
三月实习结束后我写总结,其中有一句说师徒关系很好,车管王海容问我师傅说话你听吗?我顿觉师傅不是个东西,当时把责任都推干淨了,实习间冰雪路不应让徒弟驾驶车辆,载客拉人更是严重失德失职,徒弟想开都不行,自己偷懒睡觉,更是错上加错,是对徒弟不负责,对乘车人生命的莫大轻视。
今日思之,幸无大事,仍不免戚戚焉。
5:亡命眼前
从子长县拉煤快到延安市李家渠时,两边街道,行人纷杂,时值伏天,路边住宅,多有屋前纳凉者。
彼时有工人施工,把角铁焊制成的电线杆竖起来,全由人工完成,十多人用两根大绳牵引电杆,十几米的电杆被人缓缓拉起,我本可通过,我谨慎有余,在几米外缓缓停住,乘机小息,突闻惊呼,工人力不从心,铁电杆忽而倒下,从路左直卧路右,正砸在路边乘凉老汉身上,顿时血肉飞溅,肢残骨折。
悲夫!近在咫尺,瞬间阴阳两隔,无辜毕命。
所幸预见,防患于未萌,尚若率然而过,电杆或倒车上。
6:坠石奇遇
驾车飞驰在陕北高塬,行至姚店钢厂附近,钢厂是北京援建延安项目。
时值初春,姚店逢五一集,路上行人比平时多。忽见三五人个围在公路上,不知何事,急停车观之,只见一人双脚跪式,身躯后仰躺在地上,头上血涌如泉,头边一石,重七八斤,正疑惑间见两老汉逶迤而至,惊呼这孩子是我们村的,我们赶完集一块同行,嫌我们走的慢,他刚刚离开我们,怎么出了这事?
经查乃山头落石击中其脑,峰高几十丈,有意为之都难,离伴独行而获难。
天邪!命之如此,何其奇也!何其巧也!
7:顺手取材
79年延安地区运输公司把汽车三队迁入宜川县,我们经常去林区拉木材。
一次去瓦子街拉木材,同事老王师傅要去捎点柴火,林中小路婉转,近半日装满一车返回,忽见路边有一木头,长丈许,粗如盆,笔直可爱,是杜梨木,做案板家具之良材,王师傅赞慕不已,我说好就装上吧,木沉车高,费了好大力量才装上,王师傅是铁匠真有劲。
翌日林場人找到车队石书记说可能是我们拉走了木材,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要是拿了马上还给人家。我说我们根本不知道,领导您想想我们真想拿人家的木头,木头那么粗大,车那么高我们装的上去吗?领导说我说也不可能呀,甭理他们。
遇事求饶无用,不如说想拿都不可能,木材又长又大又沉,如果空车装上,装车时林场人就发现了,装满车时两人根本装不上去,把木头夸大,让别人都觉的不可能办到。
噫!以此推责,只为他人帮忙耳。
8:父逝难归
72年在延运司跟轿子车,师傅张世胜是延川人,别人都跑铜川,我们车只跑延绥和延川线。
055号轿是半新车,陕北道路颠波,要经常保养修车,这日我们在延安保养厂修车要两三天,第一天我接到家信,哥哥说父亲病重早回,我急忙找四连连长武登云请假,只见武登云坐在橙上洗衣服,我说明情况,他爱搭不理的说不批,我说我父亲病重很危险,他仍是不批,无奈只好跟着修车。
第二天下午我在食堂买饭,刚到窗口,一同事急急送来电报,父病逝速归,我急忙找武登云请假,那混蛋已不见踪影了,我在车管那请了假。
延安离北京有1500公里,坐汽车倒火车最快也要二天多时间,到家之后父亲早已入土,那孙子耽误我两天时间,那时学徒不易,未见父亲最后一面,百年遗恨,那个山西人武登云缺德冒烟,据说后来他又耽误了另一个同事。
父母在,不远游,我在千里之外;父母逝,我难归,可恨的当地庸官,老年思之,久恨不釋。

《逸闻钩沉》之二 

1:饮茶趣谈
三队司机薛国玉,吴起县人,三十多岁,诙谐活跃。探亲回延安到车站找顺便车,在车站遇到几位同事,口渴向一个师傅要茶叶,一位叫张致凱的师傅说我那有,你自己沏吧。
大金牙薛国玉喝了两口便说,喝好了,我走呀!张师傅一把把他按往,励声说到,你给我喝,不喝我往死里打你!只见茶杯里茶叶己和杯口相平,浓度至极,加水两次,约三杯,看其喝完,撒手放去,此时大金牙刚走两步,失身摔倒,众扶床上,晕迷无知,已中茶毒而醉。
噫!想喝人茶,点点而已!大肆挥霍,令人皆怒,大手擒之,强逼饮下,几至危险。
人心不可贪,物应尽其用,以适当为美,以奢为耻,况他人之物乎!
2:碗里苍蝇
一日在铜川车站吃饭,有三四十人,吃面条。时值傍晚,天色阴沉,堂内开灯。我们排队买饭,我在前边,端起即食,面上有菜,色品尚佳,吃了两口,一拨菜,见一苍蝇,又拨又一个,慢慢吃,快吃完了,共有四个苍蝇,我对周围人说如果再有,我就直接把碗从窗口扔进食堂,不料又有一个,在众目之下,直接把碗扔进去了,众皆哗然,多无食意。
陕北蝇多乃为常事,我又口粗,太多了才至气忿,可能是热面蒸气腾薰,蝇落锅里,我先买得,故而最多也!
3:好队长
三队是延安地区战备车队,每年从西安拉囚犯至姚家坡都是三队承担,反击越南时,三队车队停运在宜川聚集待命。
院里车辆停驶或保养修车,傍晚我忽接北京家中电话,说是母亲有病速回,我为难了,车队正要求职工一律归队,我怎可能探亲呢?我硬着头皮找到队长王叔敏,说我母亲病了要我回京,队长沉思一下说你也知道现在情况,速去速回。
母亲病重住院转危为安,回想前些年我父病危谢世,四连那个武登云不批假至使终身遣憾,这个三队队长强多了,天壤之别。
儿离千里,父逝不能回家,不亦悲乎!孝行为先,何以对之!人心都是肉长的,偏偏有人不是。
4:赤脚医生
高柏大队有个赤脚医生,四十多岁,人都叫他八星子,整天挎个药箱子在村里东转西遛。
一次外出就把药箱交给大队会计,有一老汉感冒了想吃点药,找到大队会计说要点感冒药,翻出箱子,会计说你上次感冒吃的什么药,老汉说是一包白片片,会计就给了他一包,老汉按上次方法一天三次各一片。
农村一般不吃药,吃点药还挺管用,可惜这次连吃三天一点也没管用,第四天拿着药片去问刚回来的赤医生,看了看说这是避孕药片,老汉差点蹦了起来。
农村缺医少药,可见一斑也!
5:车毁人亡
女司机文党琴跑姚店短途,姚店钢厂是首都援建项目,那里还有电厂等单位,也算人员密集,街市繁华。
车辆上满人后返回延安,两处相距有二十多公里,行驶约一半路程后,车内轰然一声巨响,顿时烟雾腾腾,除几人逃出车外,其它尽丧黄泉,起因是后排一老乡带了多半袋子炸药,一人抽烟引起爆炸,车上共有61人,当时死了42人,后送医院又死2人,尸横山坡,残不忍睹,据说车上有二十来个十几岁的孩子要去延安歌舞团考试,车上死了3个北京知青,司机文党琴被后边的火舌烧焦了头发,当时延安车站的负责人是常有亮。
这是延运司的重大事故,车辆烧毁,死人44位。我见到现场烧毁的车辆和停尸的痕迹,也问了开车师傅,其惨烈情景,久久不忘,时刻牢记开车安全的重要。
6:夜读聊斋
少年无畏,不怕天不怕地,插队时居无定所,我独自搬进一个大院,此院东西厢房,北边是墙,南边是库房,我住西边的两间房内,两扇院门向南开的,风一吹吱吱作响,最发悚的是门前一棵楊树,秋雨凉风,恰似鬼扇风。
小屋内,柴油灯暗中闪烁,爱览诗文,不负韶华,独观蒲公聊斋,不见妖狐至,更显衣被薄,时而望一望房梁,老乡告诉我那梁上吊死过一个女人,我问真假,老乡说是真的,那也不怕。
彼时正看书,被子上似有动静,细观之是一只蝎子爬来,慢慢用书把它送到床下,此刻屋外电闪雷鳴,突然哗的一响,把我吓的够呛,冷静下来一想,原来是院中的帆布雨棚积满水倾邪下来的声音,雨声,雷声,门声,树叶声,声声作响,蝎子,聊斋,孤灯,房梁,历历在目。
人说人有十年旺,鬼神不敢傍,别说那时还真扛的住,现在有点不成啦!
插队三年苦,农村孤胆生。
7:下山爆胎
我开50561号车从铜川拉糧到延安,那车都是带掛车,单车运输赔本,只有掛车才能完成任务,上山一档,下山空档滑行都是常事。
铜川离延安246公里,傍晚行至九连山时下山飞驰,在一左拐弯时,右前轮突然爆胎,车辆几近失控,直向右边坡下冲去,眼看偏离正路,出事翻车就在眼前,我双手紧握方向盘,减速将车缓缓停下,好钢用在刀刃上,临危不乱,可能也是练武双臂有力,牢牢控制了方向盘。
近年听电视专家讲爆胎如何快速停车,我认为是脱离实际的书本教材。
行车确保安全,一:前轮要质量好的新胎,防患未然。二:爆胎后紧握方向盘,不可过于偏离。三:爆胎后不要急于停车,胎爆轮鼓依然可以行驶。
8:凑合行驶
一次从铜川拉磷肥到洛川,在上洛川塬半山腰时,车辆加油不走了,坏啦,离合器打滑失灵,那时都是掛车,只好停在路边找人捎话等待救援,等了半天不见来人,我想我先弄弄吧,找工具钻到车底干脆把离合器对死,只合不离算啦,上车坐好,拧钥匙开马达挂档,车一下走了,换档不用离器,卸载后把车开进洛川站,等待的修理工都说带掛车不用离合器不好开,把磨擦片彻底修好继续上路。
不用离合器难点在于起步,车走起来就好办事,一次郭兴宽在金锁关肇事驾驶室变形,离合器踏板没法使用了,我们换车,把他的车开到黄陵保厂。
开好车容易,开凑合车难,久病成医,知难而上者胜,熟能生巧而已。

                                                       作者: 宜川高柏插队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