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剧场

【陕西】王亭瑞:招夫养夫传佳话

作者:王彦春| 时间:2020-06-07|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时间:二0一六年

  地点:陕北某县一农村

  人物:柳春阳:女,二十四岁,杨春生的妻子、农民。

  杨春生:男,二十七岁,农民。

  崔晓光:男,二十六岁,柳春阳的再婚丈夫、农民。

  程鹏辉:男,三十多岁,县医院住院部外科病区主治医师。

  第一场景

  【XX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外科病区】

  景头1(二0一六年秋天,正值苹果收购季节。一天吃过早饭后,杨春生开着三轮车外出收购苹果一夜未归,手机打不通,让妻子柳春阳焦急不安,坐卧不宁。)

  柳春阳:这个杨春生怎么变成这样了,都快三十的人啦,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走时说十点一定准时回家,可让人等了一个晚上,电话又处于关机,真让人放心不下,该不会出什么事呀?(这时手机响啦,抓起手机大喊:“好你个死鬼,怎么才打电话呢,可把人吓坏啦!”电话那头传来程鹏辉声音:“你认错人啦。”这头又问:“那你是谁,有什么事吗?”那头说:“我是县医院的外科医生,昨晚急诊室收治一病人,因车祸伤势很重,已转入我部住院,至今昏迷不醒。现在才弄清楚他的有关情况,和你取得联系。快拿上钱来医院办理手续吧,让病人及早治疗,早日康复,免得落下后遗症,好啦,我挂啦!”柳春阳听到恶耗,瘫软在床上,老半天才缓过神来,强打精神,装好钱,泪流满面下场)

  景头2(县医院住院部外科病区。)

  柳春阳:(来到病区向护士打问好杨春生的病房后,进去后,一看他头上缠着绷带,正打着吊针,心痛至极,叫了声:“春生!”不见回声,就哭出声来)

  程鹏辉:(听护士说,杨春生的家属来啦,又听到哭声,来到病房,热情地劝解。)你来啦,先别哭,他好着呢,别担心……

  柳春阳:春生他怎么样,伤势重吗?

  程鹏辉:事情是这样的:昨晚大约十点多钟,有人呼叫“120急救中心”,说有人不慎翻车,不醒人事……我们赶往事故现场,情况十分危急。经过现场紧急抢救后,让其住院诊治,幸亏发现早,抢救及时,生命保住啦……

  柳春阳:那怎么还昏迷不醒?​

  程鹏辉:你不懂,昏迷反比清醒好,什么也别说啦,赶快办理住院手续,我们会通过一系列的检查和会诊,对症下药,请放心,。看在你一个人有困难(转身对身边的一名护士说:“巧云,你陪同她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回答:“行,那咱们走吧!”)

  柳春阳:(听到后很感动)谢谢你们!(说完下场办住院手续去了)

  景头3(一个礼拜后的一天,在医生办公室内,程鹏辉向柳春阳讲述杨春生病情治疗情况。)

  程鹏辉:经过几天的检查,治疗和会诊,现已确诊为“中枢神精严重受损……”

  柳春阳:(十分急切地)那将会是怎样的情况呢?

  程鹏辉:很可能造成“下肢永久性瘫痪”,得坐半辈子的“轮椅”呀!

  柳春阳:那就是说终生残废不能再重新站起来了?

  程鹏辉:你说得不错,很可能是这么个情况。但话又说回来,经过认真治疗,后期护理,说不定会出现奇迹呢!

  柳春阳:我想转到西安大医院治疗,看能不能让他重新站起来!

  程鹏辉:不是我不让你转院,这样的病我见得多了,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回家好好保养,慢慢恢复,说不定会出现奇迹呢。不过这话我也不敢说死了,你们商量着办吧!

  柳春阳:只要无生命危险,我宁愿侍候他一辈子。

  程鹏辉:(听后很感动)你真是好样的,有你的陪伴,他一定很快会好起来的。

  柳春阳:谁让我是他的妻子呢,只能这样。

  程鹏辉:那可说不准,当今社会不养老人、不照顾爱人的人大有人在。我建议你们就安心地住下来,一个月后再看效果,争取早日出院回家,保守治疗也许会更好。可有一点要记住,只对病人说很快就会好起来,千万别说丧气话。让他失去信心……

  柳春阳:既来之,则安之。我听你们的,让他好好地配合你们,争取早康复、早出院。

  程鹏辉:好啦,先说这些。有什么好的建议提出来,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

  柳春阳:(感激地)谢谢!(说完走出医生办公室)

  景头4(一个月后的一天,查看病情后)

  程鹏辉: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恢复得很好,病情也稳定啦,再住下去也没多大的意义,等会吊完针后,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这次事故纯属意外,可报销百分之七十的药费,回家好好保养,会好起来的。

  柳春阳:春生你听见了吧,咱们这就回家,好好地保养,争取得到很好的效果。

  杨春生:程大夫,这么说我的病好啦,可以回家啦!

  程鹏辉:你的病情基本稳定,可以出院。走时再开些药,回家要多按摩,按时用药,可不能太心急,请相信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柳春阳:我听清楚了,回家我什么都不干,全力以赴地伺候你,这该满意了吗?

  程鹏辉:(对杨春生说)你这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一定要静下心来好好调理,不能着急,不能生气,要知道你还是个病人,要想好起来全靠你自己……

  柳春阳:春生,程大夫都说清楚了,等会吊完针,我就办出院手续。

  杨春生:我一定好好地听你的话,按时吃药,决不再耍小孩子脾气啦!

  柳春阳:(转身看了一下吊瓶)就快完啦,我出去叫护士拔针去。(一会柳春阳领着护士进来拔掉针后)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办出院手续了,千万别乱动,一会就回来!(说完下场)

  第二场景

  【距前场戏两年以后,杨春生虽经精心调理,但还是不见效果,只能以车代步,情绪很不好】

  景头1(又是一个秋天吃过早饭后,柳春阳将春生推到院内的树荫下喂约……)

  柳春阳:(很有耐心地)该吃药啦!(取来药和水,倒好药后)听话,乖乖吃了药,让病很快好起来……

  杨春生:(生气地)这该死的药,要吃到什么时候呀,可只见吃药不见效果,我觉得根本就没有好转的迹象呀!真把人愁死啦!

  柳春阳:(一面撒着谎一面微笑着说)因为你是病人,心急,可我看还是挺好的,咱可不能想用一天时间就好的像当初那样该干啥就干啥,医生说啦,这得好好精心调养才会好的呀,你要有个长期的思想准备。

  杨春生:你这是安慰我。我的病情我知道,这辈子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不想再吃药,可在春阳的好言相劝下,总算把药吃下去)春阳太为难你啦,我想还不如早死,早安生呢……

  柳春阳:(一听这话流出热泪)你好狠心,你一走了事,可剩下我,你还真能放下心吗?这也可能就是天意,谁让我们是夫妻,我自认倒霉,我会永远陪着你……

  杨春生:(愧疚地)老天爷将你许配我,可没让你享过一天福,让你受这份罪来伺候我,我心里有愧呀!

  柳春阳:谁让我们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记得还坐过一学期的同桌,后来在你的万般追求之下我们又结为夫妻,再说这次事故也是为了这个家才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不照看你,谁来照看你呀!

  杨春生:(经春阳这么一提,春生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似的)我们可是经历过了由同学到恋人,再到伴侣“三部曲”的考验,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柳春阳:你还好意思提什么“三部曲”,一次你给我写的纸条夹在书里,不小心掉在地上,让同学看见。拾了起来,还真把天差点戳了个大窟窿,让我多时在老师和同学面前丢尽了人,抬不起头,这事你还记得不?

  杨春生:(一笑说)这事我怎么能忘掉它呢,说实话,那时追求你的人太多,我想我不早点下手,说不定你又被哪个同学抢走了呢!

  柳春阳:你呀,猴精猴精的,说实话,要不是你那一招,现在很难说清我又和谁成了一对呢。

  杨春生:可你看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真对不起你呀!

  柳春阳:算我倒霉吧,可我又能怎么样,只好听天由命,无怨无悔地帮扶你,你该放心吧!

  杨春生:好,我听你的,决不让你再生我的气啦!

  柳春阳:只要听话,好好养病,才能带来新的希望,好啦,别感冒啦!(推着下场)

  景头2(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时分,杨、柳夫妻二人在院里树荫下,既晒太阳又纳凉。)

  杨春生:(十分内疚地)春阳,眼看都三年多啦,我的病情咋一点也不见好转,这样下去会耽搁你的青春,让你受一辈子“活寡”,我想……

  柳春阳:你想怎么样?千万别自责啦,这也许就是我的命。人常说“鸟儿命不用争,争来争去要了命”我可能就属这鸟儿命的,我认啦!

  杨春生:你认啦,我可不能再连累你啦,我想了好久,你还是离开我,另嫁人吧!

  柳春阳:我看,咱还是将就着过吧,我嫁了人,你怎么生活呢?

  杨春生:你就别担心我,我自有办法。再说咱家没人下地干活,咱吃什么、穿什么,哪有钱为我治病呀!

  柳春阳:你有什么好办法,说来我看看。

  杨春生:那我就喝瓶农药或吃包耗子药,腿儿一蹬,轻轻松松见闫王,多痛快的事哟。

  柳春阳:(觉得又天真又好笑)就你这样,到哪儿去弄农药和耗子药呢?再说谁又敢给你买耗子药呢,真是异想天开。

  杨春生:(又心生一计)再这样下去,我们家就完啦,别见怪,我可是说心里话,你还是离开我,另嫁个好心人过吧,我算求你啦!(说着流出眼泪)

  柳春阳:(很受感动)这事我也想过多少遍,真要是这样,那就让我说出我的想法,说出来你也别太生气,钻牛角尖呀!

  杨春生:你就说吧,我不生气,我也不钻牛角尖啦。

  柳春阳:我想咱就来个“招夫养夫”,这可是个绝妙办法,用它挽救咱这个家。

  杨春生:啥叫“招夫养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柳春阳:“招夫养夫”这事,自古就有,也不是咱发明的,只是近些年少啦。就像咱们现在这种情况,你有病,要人伺候,我再招个男人进门,既照顾你又下地干农活,撑起这个家……

  杨春生:那你一个女人,怎么能和两个男人一起生活呢?再说,哪会有那么傻的男人,真会上门做这样的傻事呢!

  柳春阳:你怎么又钻牛角尖呢?我给你都说明白啦,咱家这么个情况,只有找个好心人上门,让他既能接受你,又能接纳我,重新建立起一个和睦美好的家庭。多好的事呀!

  杨春生:我看你这可是白日做梦,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好事,这样的好人?

  柳春阳:中国这么大,好人那么多,有爱心有奉献的人还真不少,你不也常看“向幸福出发”这个栏目吗?你看有多少好心人为国家、为集体、为人民奉献“爱心”,说不定咱们也会遇上这样的好人呢。

  杨春生:(想半天后)真要是这样,我虽然走不动,可既能听见又能看见,怎么能让我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上床睡觉呢?

  柳春阳:(一听也生气啦)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小肚鸡肠,总爱钻牛角尖。一件好事让你给整歪啦。你也不想想,我成天睡在你身边,你还真有那本事?再说人家进得门来,既要照顾你,又要里里外外的下苦出力,还要和外界打交道,这容易吗?又不想让人家和你老婆做个伴,那人家还来干什么呀?

  杨春生:真要这样,还得让我好好再想想,千万别让人给我戴上“绿帽子”。

  柳春阳:这可是件好事,那你就好好想想。话说回来,我要找的人肯定年龄比你小,你就是咱家的老大,他是咱家的老二,我是你俩的小妹妹。他进门后,先得接受你、照顾你,还要对我好。可咱也得将心比心,也要对人家好。两好搁一好,才能大家好。好啦,你再想想,以后再说。天也不早啦,又该吃下顿饭啦。(推车下场做饭去了)

  景头3(事过几天后,在饭桌边,俩人又谈起“招夫养夫”这件事)

  杨春生:(自动地提起)春阳,咱说的那件事,我也想了多时。你也是为我好,可我怎么就不领情呢?不这样还真不行,要不然咱还真没办法活啦!

  柳春阳:这件事你可想好啦,千万别让人家进门后又犯混,让村上人笑话咱,把好事办砸了,都不好看。

  杨春生:那这件事真做成了,咱会不会犯“重婚罪”呢?

  柳春阳:你不是有病吗?我把他招过来,让他和我一起照顾你。我们先在一起呆一段,只要他人好,有爱心,对你好,对我也好,我再和他过在一起……

  杨春生:把他接过来,那我和你又怎么办?

  柳春阳:现在社会上不是在流行“试婚”吗?他来咱家,先不办理任何手续,先试试,看好不好,一年后如果合适,咱俩先办个离婚手续,可离婚不离家,你仍是咱家人,我再和他领回“结婚证”,看来虽然我俩结了婚,我仍是咱们三个人中的小妹妹……

  杨春生:那我不就成了“光棍”一条了?

  柳春阳:这有什么,咱们三人还在一个锅里搅稀稠,看起来我睡在了他身边,可心还在你身上。你也不想想,咱们总有一天会变老的,身边没有一男半女,老了,谁为咱养老送终呢?

  杨春生:你们俩个生的娃与我有啥关系,人家会认我吗?

  柳春阳:你想想,咱们三个是一家人,就是有了娃,就让他叫你“大爸”,叫他为二爸,叫我“大妈”,还不是一样吗?

  杨春生:(勉强地接受这个现实)可这到哪儿去找这样的好人呢?

  柳春阳: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在网上发个“征婚启示”。把咱家的情况不遮不盖地说清楚,就来个“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不是两全齐美的好事吗。

  杨春生:这下让我开窍啦,也想明白了,那你就发吧!

  柳春阳:咱可说好了,你也是个男人,说话要算数,不能出尔反尔的让人笑话我……

  杨春生:我听你的,永不后悔!

  柳春阳:那我就发了,咱们就等着能有个好的结果吧!(拿出手机开始发“征婚启示”,发完后)这就看咱们的运气了,争取能找个好心人。好啦,又该给你做中午饭啦!(下场做饭去了)

  第三场景

  【在网上发出“征婚启示”后,柳春阳通过视频认识了崔晓光,他俩经过网聊、交流、交谈和沟通后,彼此都有一个相互了解,说好今天崔晓光要来柳春阳家,应招进门……】

  景头1(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进入二0一九年春季,通过电话联系,今天崔晓光前来杨家接招入赘。)

  柳春阳:春生,我再安顿一下,一会姓崔的要来咱家入赘招亲,咱可不能不冷不热,让人家难堪呀!

  杨春生:你也不替我想想,一个陌生男人突然来到我家,要和我老婆成亲,我能高兴起来吗?胃里就像吃了只死苍蝇般的难受……

  柳春阳:你这人怎么又钻牛角尖啦,请记住人家可是过来帮扶咱脱贫致富,不是要来抢你老婆的。你要真不同意,一个电话打过去,人家就不来啦。我们在一起相依为命喝西北风吧!

  杨春生:(一听一想又没招啦)我真不是个男人,男人应大度、大气才对,我错啦,让人家来吧!

  柳春阳:我真被你弄得“法大把法死啦——再也没法了”,这么说,你真不生气啦!

  杨春生:(一个劲地陪不是)我错啦,还不行吗?一切都由你安排该满意啦!(这时电话响啦,那头传来崔晓光的声音:“你好,我已到村边的大柳树下……”这头柳春阳:“好,你等着,我来接你,挂啦。”转身又对杨春生:“听好啦,一会你就是装也得装得象,千万不能把人家气跑了!”杨春生:“我听你的。”柳春阳出门接崔晓光。)

  (走出门后,顺着大路,来到树下,见面后说:“你来啦,谢谢你一路辛苦及时赶到!”崔晓光:“让你们久等了。”说着领着崔晓光回到家里)

  柳春阳:春生,这就是我跟你说起的那个崔晓光,他人挺不错的。

  崔晓光:大哥,你好!

  杨春生:你好,一路辛苦,坐下喝茶抽烟……

  崔晓光:喝点水,我不会吸烟……

  杨春生:请问老弟,家里几口人,过得还好吗?

  崔晓光:我老家在山东,今年二十六。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三年严重自然灾害”时,爷爷领上一家人沿路乞讨来到黄龙县三岔乡的油葫芦沟里落户。改革开放后,我只身一人搬到石堡镇的泄湖行政村。可不幸的是前年妻子在一次车祸中伤重身亡,现在孓身一人……

  杨春生:(一听有些心软啦)真有这么巧的事。这么说同,你的老婆也出车祸啦!咱们两家怎么会有这样的缘分?真是同病相连,咱俩也算苦命的一对难兄难弟呀!

  崔晓光:(说出实情)我也是偶尔翻开手机,看到你们的“征婚启示”,再通过沟通,得知你们家的情况后,十分同情。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才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愿意接受你,也愿意撑起这个家……

  柳春阳:(十分感动)春生,我没说谎吧,他说的这些情况,我不早就告诉你了,现在得到了验证,这下也该放心了吧!你们再好好聊聊,我下去做饭去。(进内屋做饭去了)

  崔晓光:这会我还真不饿哩!

  杨春生:赶了这么长的路,怎能不饿,以后时间长啦,千万别做假。

  崔晓光:以后在一起生活,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大哥诚恳地指出来。经过一段磨合期,一切都会好起来……

  杨春生:(听了这番话,十分感动)我就喜欢交你这样耿直的好朋友。人都说:“山东人老实、忠厚。”我今天可算领教过啦!

  崔晓光:今后的日子还长呢,还请大哥多帮助、多指正。

  杨春生:你来啦,这个家就交给你啦!

  崔晓光:看你说的,你还是咱家的老大,还是咱家的撑门人,我只管下苦就是啦!

  柳春阳:(听见他俩谈得很投机,十分高兴,这时饭也熟啦)春生,饭熟啦,等吃了饭后,你们再聊吧!

  杨春生:听见了!(崔晓光推着杨春生进屋去了)

  景头2(夏季的一天中午,吃过午饭后,一家三口人坐在树荫下乘凉聊天,气氛十分和谐。)

  杨春生:(感慨地)晓光老弟,咱们相处好几个月,里里外外你可没少操心费神,在你的精心料理下,我们的生活又有了新的转机,太让老哥感动啦!

  崔晓光:大哥说得也太过分啦,我真有你说得这么好,我只是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罢啦。再别这样客气了……

  柳春阳:春生今天你总算说出了心里话,难道说你真不吃醋,不钻牛角尖啦?凡事都往好处想,世上还是好人多,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人越来越多,不信你说看看电视中新闻栏目吧!

  杨春生:你呀,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在揭我的短处,让老弟笑话我……

  崔晓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往后咱们可要相互关心、相互照顾、相互沟通、相互理解,千万别让村上人瞧不起咱,看咱的笑话。也别让那些闲言碎语乱了手脚,坏了咱家的好事哟。

  柳春阳:你说得很对,什么事都得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千万不能东说东倒,西说西流。瞎事好事都得有个老主意,就是别人再说闲话,再挑拨离间,也不会动摇乱了方寸,人常说:“家和万事兴”就是这么个理。

  杨春生:可说来说去,我还是你们的累赘,让你们受累又受罪,真不好意思。

  崔晓光:大哥千万别伤心,太自责啦,说实话,我也是奔你而来的。我既然接受了你,就要一心一意对你好,对这个家庭负责,你就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吧!

  柳春阳:(听后很受感动)春生你都听清楚了吧,晓光也说出了心里话,这几个月来他对你怎么样,你应该心里有数。以后有我监督、调解、调和一定要让你们兄弟俩更加亲密、更加团结,亲如兄弟一般。

  崔晓光:大哥咱们以后更应心疼大妹子,这个家有了她,才会更和谐、更稳定。

  杨春生:我就是这么个球脾气,春阳可要经常敲打我,我虚心接受批评,坚决改正,再不给你们添乱了!

  崔晓光:我的毛病也不少,大妹子你可要经常提醒我,在你的监督调解下,我相信咱们这个家一定能评上“模范家庭”上“光荣榜”呢。

  柳春阳:只要你们两个都能自觉地接受监督,接受批评,勇于改正就好啦,咱这个家庭也就更加牢固,更有希望。时间不早啦,又该下地干活去了。(说着推着杨春生下场,干活去了)

  景头3(不知不觉又到一年一度的八月十五中秋节,三口之家欢声笑语地聚在一起。)

  杨春生:人常说:“年怕中秋,月怕过半,一天就怕日头偏。”时间过得真快,不想过年,眼看又快过年啦。今年咱家可比往年好多了,收入多,生活也好多了,这多亏了晓光老弟呀!

  崔晓光:看大哥说的,这个家全靠大妹子春阳哩,再说也离不开大哥这个当家人呀!

  柳春阳:你们两个男人真会互相吹捧,我这个女人可要吃醋了。

  杨春生:你就别起醋意啦,咱们这个家离开谁都不行,只有三个人拧成一股劲,才能过上甜甜蜜蜜的好生活。

  崔晓光:真让大哥说对啦,只要咱们三个人志同道合,才能够及早脱贫致富奔小康。我有一个好想法,不知你俩能否接受。

  杨春生:有什么好主意,就讲出来,咱们三人商量着办。

  崔晓光:咱们这儿条件太差,一年到头死下苦,也挣不下多少钱,什么时候才能富起来?

  柳春阳:你有什么打算就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只要可行,我们就照办,争取把好事办好。

  崔晓光:别看黄龙是个小县,人口不过四、五万,可它属于林区,是个“天然大氧吧”,对大哥恢复健康大有益处。这几年那儿发展可快啦,乡村旅游业搞的红红火火,比咱这儿强多啦……

  柳春阳:你心里咋想就咋说,我们商议后,再决策……

  崔晓光:我们泄湖村属县城郊区,归石堡街道办管理。那儿不光盛产核桃、板栗,养殖业也很发达,产有“大闸蟹”、“大鲤鱼”,养鸡、养鸭、养鹅都大有前途,每天旅游观光的人可多了,好多贫困户都已脱贫致富过上幸福生活。我想咱们也搬过去,还能发挥我和春阳的一技之长,过上好生活!

  杨春生:可我听说黄龙山的“克山病”相当厉害,得了那种病是要死人的呀!

  崔晓光:大哥你不用担心,那都是以前的事,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啦,各级政府都关心这件事,经过改水和治理,这种病早已绝迹,没事啦,我从小在那儿长大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柳春阳:只要水土没事,我看还是可以考虑。

  杨春生:我想,咱们都过去,人家能接收咱这个家吗?

  崔晓光:我是本地人,户口又没迁。再说我老婆去世了,谁还能让我别再成亲呀,我和春阳结婚那可是合理合法的事,谁能挡得住?

  杨春生:那可多了个我,他们不会反对吧?

  崔晓光:我就向行政村和街道办的领导实话实说,说不定咱家这情况是件大好事呢。咱们这不是献爱心,做奉献吗,只要把情况不折不扣地说清楚,定会得到领导们的支持和鼓励……

  柳春阳:事情真要是这样,我们就决定搬过去。可说话就快过年了,现在又正是秋收季节。要不然你先抽空过去给咱联系一下,只要说好了,过了年就搬过去。到那时我就背着老公和你正式领证结婚,说不定在当地也是件很有轰动效应的一大新闻呢!

  崔晓光:这事就这样定下来,过几天我就回去疏通一下关系,向地方各级领导说清楚我们“招夫养夫”这件“义举”,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尽量把好事办好。

  杨春生:(对此十分感动)让老弟为我操心了,我感谢你!

  柳春阳:这事还真让你费心了。咱家这事也是新时代出现的新气象,传承了社会正能量,是在“扶贫攻坚,脱贫致富”中出现的一种互惠互利,互利双赢的好办法,很值得推广。这样就可以减少当今社会上因丈夫伤残生病而离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让社会更加和谐稳定,长治久安……

  崔晓光:春阳还真把咱这事提到高度,总结得很到位,值得肯定。(突然想起)这不快过年了,我为咱家拟定了两副春联,说出来你俩帮助好好地修改一下,好不好?

  杨春生:先说说大门上的那副。

  崔晓光:上联是“一家三口两男一女三个姓”,下联是“三口一家一女两男三兄妹”,横披是“幸福人家”。

  柳春阳:那窑门上的这副。

  崔晓光:上联是“杨柳催春春意浓”,下联是“春光明媚媚朝阳”,横披是“春色满院”。

  杨春生:(听后激动地)太有才啦,两副春联就把咱家的实际情况全都写进去了,让人一看,一目了然。

  柳春阳:大门上的那副既含蓄又易懂。窑门上这副把咱三人的名字也联进去了,更逗人的是让你们俩个男人烘托我一个女人,真不好意思。

  杨春生:我们就是那绿叶,你就是那红花,只有绿叶才能陪衬出红花的亮丽来,这就说明你对咱这个家贡献大呀!

  崔晓光:大哥说得没错,春阳真是咱俩的好妹妹,一点也不夸张。我想为咱们兄妹三个拍张很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做为咱们的永久性纪念,你们看怎么样?

  杨柳二人齐声说:“好哇”!

  崔晓光:那咱就在院内大槐树下拍照。(推着春生来到树下)让大哥坐中间,我俩站两边(站好后)好啦,我拍了!(用手机自拍,等拍好后,对大家说:“你们看如何”?(杨柳二人看后)你的手艺真行!(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剧终

编辑: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