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剧场

延安 王雪峰: 团圆中秋节

作者:王彦春| 时间:2020-05-23|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作者简介:月射寒塘,中国金融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金融作协副秘书长,陕西金融作协延安金融文学创作中心主任,延安宝塔区作协副主席,延安社区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创作委员会主任,延安宝塔诵读协会组织部长、副秘书长,延安诗词学会会员。著有个人文集《放手的天空》、《你想要怎样的生活》、《村前一条河》等。喜欢诗文朗诵、小说演播,在喜马拉雅、荔枝等平台有朗诵作品专辑。 

                                                      团圆中秋节

(老头、老太太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芹菜、葱等上场。老太太前面走,老头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喊)

  老头:娃他妈,走慢些,老啦,老啦,还走路一阵风,我一满赶不上你。

  老太太:倒不行蓝?你不是常说你能行着了嘛,一口气能上一道梁,刚赶一天集倒不行蓝?

  老头:我年轻时候和你谈恋爱,别说一道梁,连翻两架山都没麻达(没问题),尔格不是老蓝嘛。

  (走到家门口)

  老太太:快来相伙一下(帮一把手),让我拿钥匙开门。

  (走到跟前,从老太太手里接过东西,老太太腾出一只手,拿钥匙开门)

  老头:(一进门,老头放下东西,坐在沙发上不动弹,嘴里说):快给我倒杯水,渴死他爷爷蓝。

  (老太太把东西放下,走到饮水机前,掺了一半凉水一半热水,递过来):慢慢家喝,别呛着了。(用手给老头按摩,老头拉过老太太的手)

  老头:你也熬(累)蓝,快坐下歇歇。

  老太太:我不熬(累),你看你撂下一摊场(地),我还得拾掇拾掇。(口里说着,坐下来,接过老头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长出一口气)

  老头:我说你就是挣命鬼,儿子媳妇回来过个八月十五嘛,就把咱这老骨头累的死不下。

  老太太:看你说的,儿子这都多少年没有回家过八月十五啦,八月十五中秋节可是团圆节,一家人要团圆哩,况且这次是带着媳妇头一回回来过节,咱不准备多点,到时候儿子媳妇吃不好,看我不和你拿命!

  老头:我尔格都没命了。就算儿子媳妇回来,咱们才一家四口,你看你买下这么多东西,能吃了不?

  老太太:哦,快看看,东西都买全了吗?

  老头:买全了,都按你列的清单买的(拿出清单念,老太太整理东西,核对),割了猪肉一吊子,又割羊肉半闪子,两只农村老母鸡,还有芹菜、韭菜、莲花白,黄瓜冬瓜西葫芦,生抽老抽料酒醋,芝麻花椒辣子面,一样一样都买全,累的我老汉骨头断。

  老太太:(站起身,思索)再想想,还短什么?哎呀,月饼,八月十五吃月饼,月饼买下了没有?

  老头:月饼在这搭哩,啥都能缺,月饼不能缺,你看这五仁的、枣泥的,全是咱陕北手工月饼,还有广式月饼,你看人家这馅里还有蛋黄哩……

  老太太:叫我再捋一捋我的老本事,看给咱娃做什么饭?

  老头:好我的玉皇大帝老佛爷,你准备给你那宝贝儿子吃什么呀?

  老太太(拍拍手,清理手上的尘土):老头子,你听我说——

  儿子媳妇回到家,先吃一碗羊肉面

  再吃洋芋擦擦捞干饭

  擀杂面、搓疙坨

  蒸包子、包饺子

  压饸饹,做凉粉

  打搅团、炸油糕

  烧肘子,炸丸子

  这些吃喝还不算,外加火锅摆中间,四凉四热四拼盘,陕北三丝味道鲜,地软炒一盘土鸡蛋,烩菜还有豆腐干……

  (老太太板着手指头给老头显摆)

  吃的是黄米馍馍油馍馍,白面馍馍摊馍馍……

  老头:好我的天大大呀,你看,过个八月十五,比过年还排场!偏心的老婆子,好东西都给娃娃攒着哩,(对老太太说)你娃娃媳妇就是弥勒佛的肚子,也装不下这么多吧!

  老太太:娃娃媳妇回来又不是住一天,中秋节放假三天哩,我给他天天不重样,慢慢吃。

  (说着把菜拿过来)老头子,歇够了吧,咱摘韭菜来。

  (两个人坐下摘韭菜)

  老头:老婆子,说是说哩,娃能回来,我累也心里高兴哩

  老太太:是啊,娃娃在建行上班,工作忙,多少年都没有回家过团圆节啦。

  老头:忙了好,娃娃年轻哩,多干工作熬威信哩。

  老太太:是啊,我就是想娃娃哩嘛。听说咱娃现在干的是国际业务,你想想,国际业务,就是外国人的钱吧?叫娃换几张外国钱,拿回来让邻家看看,咱们也有面子。

  老头:换外国钱干啥,咱又不去外国,拿回来花不出去。

  老太太(仰面,面带笑容)那咱也有面子,你说,要是给邻家看,会不会当成鬼票子?

  老头:别的不敢说,小日本的钱肯定是鬼票子!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老太太:韭菜摘好了,我给咱洗,你给咱拾掇肉和案板,咱们剁馅子。

  (老头答应着,起身收拾,电话铃响,老头接电话)

  老头:喂!

  (儿子从侧面出来,手里拿着电话)

  儿子:爸!

  老头(一下激动),儿啊,(回头对老太太喊,儿子的电话,又高兴地问儿子)我和你妈妈买下可多你爱吃的东西,你和你婆姨啥时候回来呀?

  (老太太跑过来,抢电话没有抢过去,紧张地看着老头表情,凑着耳朵听)

  儿子:爸,我,我,我可能回不来啦?

  老头:回不来啦?为啥?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妈都……

  (老太太一把抢过电话)

  老太太:咋啦?儿子,不是说的好好的回来哩嘛?是不是你婆姨让你回丈母娘家过节哩?我给你说哦,不能惯这号毛病,我是娶媳妇,不是倒插门!

  儿子:不是,妈,你别乱想,她愿意跟我回家。

  老太太:那为啥吗?

  儿子:我们一个长期合作的客户,我给你说,妈,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他们是一个跨国集团公司,前段时间刚在我们行开了6200万的国际信用证,他们老总来考察咱们延安新区,刚好遇上中秋节,所以我得留下来接待、陪同!

  老太太:啥?什么信用证?直是个什么老总,他们来延安考察新区,你就不能回家啦?八月十五是团圆节嘛,你们领导咋能这么安排哩?让你陪,他咋不陪哩?

  儿子:妈!我是这个客户的客户经理,情况我最熟悉,我留下陪同沟通一下关系,还想进一步和他们合作哩,我给你说你也不懂,反正,我要不留下,就没有业绩,就没有工资奖金啦,而且我们领导也和我一起接待。妈,那就这哦,我不和你多说了,完了我再回来看你和爸。

  (儿子挂电话,下。老太太手一松,电话掉,老头伸手接住,老太太腿一软,老头赶紧扶着坐在沙发上)

  老太太(失魂落魄、自言自语)完了回来,完了回来,完了回来月亮都不圆啦,还回来有屁用!

  老头:儿子工作忙嘛,你不要害气。

  (老太太把气撒在老头身上)

  老太太:都怪你,都怪你,都说养儿不顶用,你说养儿能防老,你看看,鬼影子都见不上!还能防老?

  (老头倒水,给老太太,老太太不接,老头喂,老太太偏过头,老头放下水杯,坐下,老太太突然伏在老头肩头呜呜哭出声,老头安慰着。)

  老太太:你说,我能不伤心吗?我为生这个儿子可是遭老罪了。

  我怀他一个月的时候啊,胎像不稳,床上躺了十几天,不敢出门。

  (老头点点头,用手拍拍老太太肩膀,表示认同、安慰)

  我怀他两个月,手酸脚软,浑身难受,天天黑了睡不着,你劳累一天,还得照护我。

  (老头伤感,叹口气,给老太太擦泪)

  我怀他三个月上,闻不得油烟,又恶心又呕吐,身体疲倦;我怀他四个月,害上口馋,不吃肉不吃鱼,就爱吃酸毛杏。

  老头(苦笑,用手比划):酸毛杏一摘一蒲篮,你吃的欢,我看着喉咙眼里都跟着酸。

  老太太:我怀他五个月上,得了感冒,不敢打针吃药,喝姜水发汗,自己受煎熬。

  老头:嗨,不说啦,不说啦,老婆子,宁叫儿气死,不叫儿想死,咱生他养他是咱们的本分,不说这些伤心话了,哦。

  老太太(摇摇头,继续说):我怀他六个月,胃口大开,猪肉撬板粉外加两个馍馍,你说我一天比一天胖,我说为了娃娃不缺营养,顾不得体型变了样。

  老头:是啊,为娃娃的,哪里还顾得了丑俊啊!

  老太太(语速越说越快,情绪激动):我怀他七个月,肚大腰圆,走一步喘一喘,我受尽艰难;我怀他八个月,腿脚浮肿,手指头一摁一个坑,鞋袜都穿不上;我怀他九个月零十天,生产时疼的我浑身乱颤,怕儿受闪失,我动了手术剖腹产。

  (一下失控,哭出声)到现在我肚子上都一道疤!我千辛万苦把娃娃拉扯大,过个八月十五都不得回来,以前是不放假,现在国家都给八月十五放假哩,还不得回来,八月十五那可是团圆节呀!我千盼万盼,买下这么多好吃的,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啦?

  老头:吃公家饭,受公家管,娃娃也是工作忙,走不开,咱得理解娃娃。

  老太太:我理解娃娃,谁理解我当老人的心哩?人都说,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倒好,娶了媳妇没忘娘,咱们倒把个娃娃白白养给了建行!

  老头:不说啦,不说啦,来,吃一块月饼!

  老太太:吃你姥姥的脚后跟吧!你长心没有?娃都不回来啦,你还能吃得下月饼?

  老头:娃不回来,你不吃啦?我不吃啦?

  老太太(站起身):我不吃,你想吃,你吃,我累啦,睡一会去。

  老头:老婆子,你看你精精明明一个人,咋就犯糊涂了。娃娃不回来,我心里也难受,你没听娃娃说嘛,他们领导也不回家,和他一起陪人家哩。

  老太太:国际业务,国际业务,我看给这外国脑子服务就不好,外国人就不过咱中国的节!

  (老头把老太太拉住坐在沙发上)

  老头:老婆子,和国际不国际没关系,就说,咱儿子在延安建行工作哩,不得回家,你看咱县上建行还不是照常营业哩?那些娃娃还都不是爹妈的宝贝疙瘩,八月十五月儿圆,谁不想回家过个团圆节啊。

  老太太:哦,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县上银行过年过节都不放假,我上次去县上建行取钱,人家还说认得咱们娃娃哩。

  老头:就是啊,你要是连哭带闹让人家知道了,人家就会说咱娃娃的妈妈咋价觉悟这么低的。

  老太太(破涕为笑):我觉悟可不低,我就是一时想不开。老头子,你看咱买下这么多东西,咱也吃不完,我给咱和面,包饺子,吃完饭,给县建行那些加班的娃娃们送月饼去,让他们也能吃上月饼。

  老头:我看行。

  (老头,老太太开始忙碌,门铃响)

  老头:老婆子,有人来啦,快去开门!

  老太太(手在面盆里和面):我两手面嘛,你去开。

  (老头去开门,儿子进门,喊:爸、妈!老头愣住,老太太转头看到儿子,两人喜出望外齐声答应:哎!)

  老头(边让儿子进门,弯腰给儿子找拖鞋,边问):不是说不得回来了吗?怎么回来了?

  老太太(咋着两手面,跑过来):儿子,可想死妈啦,快叫妈看看。

  (老头拿着拖鞋直起身,老太太一双手抹在老头脸上,抹上一脸白面粉,老头一愣,看看老太太手,和老太太一起哈哈大笑)

  老太太:不要换拖鞋了,快进屋。

  儿子帮父亲清理脸上的面粉,嘴里说:是啊,今年不能在家里过中秋节啦,一会就得走,车在外面等着哩。

  老头老太太齐声惊讶地问:啥,一会就走?

  儿子:是这么个情况,我们领导听说我因为加班不能回家了,怕你们二老失望、伤心,中秋节是团圆节嘛,所以特别派车来接你们二老去延安,等我们陪客户考察完新区,咱们在延安一起过个团圆节,你儿媳妇正在家里收拾呢,等着迎接你们二老呢!

  老太太(喜出望外):真的啊!(笑着对老头说)人家建行这领导啊,就是好,有水平,有人情味!

  儿子:还有个事情,这次来考察的这个公司老总,是个外国人,但也是个中国通,尤其喜欢咱们陕北民歌,我爸唱的一口好民歌,到时候可要给咱露一手,给你儿子长脸。

  老太太:看把你爸能的,还要给外国人唱民歌呀!

  老头:我也给咱唱出国门去,开唱:高楼万丈平地起,盘龙卧虎高山顶……

  老太太:快别能的唱了,赶紧收拾收拾走,去延安过团圆节!

  老头:可是真的要谢谢建行领导呀。

  (合)祝建行人:中秋节快乐,阖家团圆,幸福安康

  (三人谢幕。一起下。)

编辑: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