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书画天地

【陕西】丁进华:画者郭勇

作者:丁进华| 时间:2020-11-12|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刘文西老先生走了以后有人感叹:世间再无刘文西,画坛再无陕北画。

  其实不然!

  刘文西老先生走了,却把黄土画派留在了陕北,留在了用心灵、生命刻画陕北的陕北画家的心里,于是,郭勇,来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曾经在耳朵里嗡嗡了好久好久的郭勇。中等个、面庞英俊、举止风流倜傥、一只手里常常夹着一支香烟,凑在嘴上吸几口,缓缓的吐出烟雾来,人在烟雾的后面思想着、沉思着,或在构思一幅画,或在想着明天、远方和诗。

  郭勇喜欢酒亦善酒,在酒桌上很少说话,只是一边饮酒一边倾听众人的谈话,一边藏在烟雾中想着自己的主题或自己的明天,或在刹那间脑海里便出现了一个干瘪而饱经沧桑、皱纹深深的陕北老人,或在刹那间便有一座苍莽的大山,光秃秃的,崖根几孔老旧的窑洞诉说着沉甸甸的历史,崖畔几株老山榆上落着几只灰色的麻雀,在莽莽高原的大山显得格外渺小,小成了一个看不清的点点。

  他就是从那座深邃而神秘的大山里走出来的,那座光秃秃的大山、大山胯胯上的土窑洞、土窑洞里土坑上做针线缝补衣裳的大妈、土窑洞院中硷畔上圪蹴下晒阳阳抽着老旱烟的大爷、麦桔垛子前嬉闹蹦跳的娃娃、沟底小河里游曳的小鱼儿,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时不时的蹦出来撞击敲打着他的神经,使他无法安然入睡,就连睡在身边姣美的妻子也无法把控他一下子就陷入大山和大山里的物、事、人的思绪,于是,一支香烟、半壶残酒便陪他到天明。

  他是幸福的,从贫穷落后的大山里走了出来;他是痛苦的,苍莽莽的大山时刻用自己的浑厚苍凉敲打着他的神经,撞击着他的心门,让他在痛苦中抽搐、痉挛、颤抖,让他伏在案前涂抹,用血涂抹,用心涂抹,用生命涂抺。

  之后,他已虚脱,然虚脱却是他不懈的追求。

  因为,一幅经世之作便在他的眼前,便在世人的心中。

  清瘦、清瘦,便成了他的标志。

  或许,只有清瘦,才能匹配莽莽高原的雄浑;只有清瘦,才能匹配陕北大山的伟岸。

  一支香烟,半壶残酒,烟雾后面的他、微醉的他,已伏案前,宣纸上正喷洒着他滚烫滚烫的、鲜红鲜红的血,他正在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涂画着黄土高原的灵魂!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