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聚焦社区

鲁伯江:忆白崇贵书记在延川县二三事

作者:鲁伯江| 时间:2021-01-26|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白崇贵同志近照

  白崇贵,生于1937年,陕西清涧县人。1985年8月由宜川县调延川县任县长。他刚到延川时既要熟悉各方面情况,又要安排部署当下的工作,可以说是日理万机,每天从早到晚没一刻闲工夫。他未带家属就住在办公室。白天他不是召集会议就是下乡调研,所以晚上来办公室谈工作的人络绎不绝。此时我在延川镇任镇长,因有事要向白县长请示,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才最后一个进入他的办公室。当我汇报完工作准备告辞时,他问我你回去还有什么急事?我说没有啊,他说那你着急走什么?我说害怕耽搁您的时间,影响你的休息,您太忙了应该早点休息。他说没事就多待一会儿,咱们啦啦话。白县长的挽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被领导主动邀请聊天,就顺势坐下来。他接着说,我在延川除了工作关系熟人不多,有几个熟人也可能是怕打搅我不会在晚上来啦话,以前皇帝称自己是孤家,我现在一个小官都感觉到了孤单,咱们不谈工作了,随便说说话吧。但是三句话还是不离工作。他问了我家庭大概情况后,接着问我对延川县的工作有什么看法?还说你就站在县领导的角度上说应该抓那些主要工作,大家对我到延川来有什么议论没有。我从白县长平易近人的话中感到一种信任,就实话实说:现在都说你是一个实干家,在抓经济方面很特长,但是延川工作难度很大,有一多一少,就是中层干部多,财政收入少,中层干部中人浮于事现象严重,一些能干的人论资排辈及时到不了位,财政收入微薄没有主导产业税源,要有大的发展没有钱不行。白县长对我的说法深表同意,夸我对延川县问题看得准。接着又问我,延川县有什么好的主导产业,我说我对县城北不太了解,在县南红枣一直是主导产业。在我们延川镇,计划发展蔬菜、建材、养殖、小工商四个专业村。对全县的主导产业还真没有好想法。白县长说他想在延川主抓两件事,农业上抓考烟种植,工业上抓原油钻采。接着说了考烟对增加财政收入的一些数据及原油钻采的地方政策优势。我对这两项产业都是门外汉,只是静静地聆听,虽然体会不到这两个产业对延川经济发展的分量,但是明显感觉到他不但是一位实干家,而且是一位经济工作的行家里手,延川就急需这样的好领导。

  最后白县长又说到了延川镇的工作重心,他说县城是一个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全县对外展示精神面貌的窗口,所以要我将县城的环境卫生工作放到首要位置,由镇政府和工商、城建、公安、交警、爱委会等部门负责人组成有权威的县城综合治理办公室,让我直接牵头负责,还说有关这方面的事就直接找他。

  白县长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平和的聊天方式,将延川县的未来的经济发展大局和延川镇的工作重心交代的清清楚楚。于是我遵照白县长的思路,在分管副县长任邦前的主持下,召集县公安局、工商局、城建局、环保局、爱卫会、延川镇等单位领导开会,专题研究延川镇环境卫生及市场秩序有关事宜。会上决定由爱卫会、延川镇、城关工商所、城关派出所、县城交警中队、环卫所等部门和单位主要负责人组成“延川镇综合治理办公室”,由我兼任综管办主任,开展对县城的环境卫生和市场秩序进行集中整顿和治理。

  当时延川镇是新设立的行政区划机构,县城的许多单位和市民一时还不了解延川镇的管辖范围及“综治办”的职能权限,对综治办发出的环卫秩序整治通知置若罔闻、不理不睬。一些综治办工作人员也认为我们是乡镇级单位,要对县级单位进行监督检查,感到级别不够,猥琐猥琐的不敢大胆开展工作。白县长听了我的汇报以后,问我将卫生大扫除要求给政府办通知没有,我说给发通知了,又问政府办行动了没有,我说动劲不大。白县长说就从县政府开刀,公开通报批评县政府办公室,并按通知的要求标准予以罚款处理。我深受感动,知道这不是县政府办公室环境卫生搞得不好,而是白县长要借此为延川镇的治理工作立威。于是我们利用在十字街的宣传栏,公布了对县政府办公室等五家卫生不达标的县级单位的点名批评和罚款处理意见,一时在县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之后各单位对我们卫生检查小组由不理不睬冷漠对待改为热情接待积极配合。

  当时还有一个难点就是建筑工地的环境卫生不好管。尤其是本县工程公司的工地更难管。在工地上经常找不到工队包工头,在工地上站场的的负责人是只管修建不管卫生。例如南关外的县政府大楼建筑工地,工地周围建筑材料无序堆放,到处都是碎砖头、烂木板、水泥袋,沙灰尘土随风起舞,一下雨到处泥水横流,阻碍交通行走,不但影响了南门外好大的一块地方,连影剧院广场也成了他们的混凝土预制场。建筑工队对镇综治办的多次督促和告诫虽然嘴上答应,行动上不但我行我素,背后还扬言谁有本事敢把政府大楼修建给停了?为此我向白县长作了汇报,白县长说那你们就给他把水电停了,看他们听话不听话。当我们把县政府大楼工地的水电给关停后,工队让工人全部停工,然后到县政府主管领导那里去告状。政府主分管领导协调不了又汇报给白县长。白县长说县城的所有的工队和建筑工地必须无条件服从延川镇的环境卫生管理,按照延川镇的环卫要求进行整改,如果做不到,就撤换工队。这下工队的领导无辙了,连夜找我承认错误,表示要尽快改正。我们让接通了工地水电,他们也在三天内达到了我们的整改要求。在白县长的大力支持下,延川镇的卫生环境面貌,在短期内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但是县城的环卫工作主观方面的障碍消除了,客观条件的制约却增大了。按照环境卫生的要求,每天的垃圾收集和运送量比以前增加了好几倍,输出的距离也远了几公里,以前全城的四个垃圾台和一个倒垃圾的工人根本不能适应新的环卫工作形势。我们在参观了延安市城区的垃圾处理方式后,抱着侥幸的心里给县政府提出购买20个垃圾桶和一辆垃圾运输车的报告。这两项支出要三万六千元钱,在当时这可是一笔很大的支出,在县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获批的希望是很渺茫的。但是白县长当即上会通过我们的请求,使我县成为延安地区第二家实现了垃圾筒收集方式和机动车输送。

  1989年我从省党校毕业回县后,白书记想让我到永平镇或者贾家坪乡任党委书记,我受当时干部经商风的影响不愿意从事行政工作,一心想从事企业经营干点实业工作。最后组织上按照我的选择任命我为县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同时将这个副科级单位调为正科级。我到房产公司以后,通过调研分析,将房地产开发的消费群体,定位于县乡(镇)两级政府工作人员,因为他们有固定工资收入,比较有购买力,同时住房又十分紧迫。但是公司一没有资金,二没有地皮,三没有技术人员。我又把目光投向县级旧公房拍卖和滚动发展上。县政府有大小公房(窑洞)350多孔(间),供三百余户干部无偿居住。一是基本上是每户住一孔(间),居住十分拥挤;二是县财政一年不但没有房租收入还要拿出十几万元来维修这些房屋。我建议将现有的旧公房折价七折出售,然后将回收的资金拿用开发房地产,然后将建成的新居再七折出售。再用第一批新居的销售款建房,再予以七折销售........ 如此循环发展,当现有的公有房屋总价值通过滚动发展后,可以让现有的干部每户达到两孔窑洞。这样既减轻了财政的维修费用,又解决了县级干部的住房拥挤问题,同时也使我们的房地产经营能够顺利启动。当我的调研报告和建议递上去后,白书记(1987年2月改任县委书记)对我的调研报告予以肯定和支持。当即成立了以他为组长、县计委、财政局、交通局、公安局等七、八个部局领导为成员的拍卖旧公房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由我来兼任办公室主任。在开会的时候,白书记因公务繁忙有时不能参加会议,就有我来召集和主持会议。大家开玩笑地说,咱们这个领导小组办公室是延川工作的一个创新:由一个企业经理领导我们一群部局级干部。玩笑归玩笑,工作起来大家配合的很好,因为出售旧公房是大家共同认可的一个做法。但是在这项工作开始不久,售卖了三个单位的旧公房以后,我被借调到地区人大联络组,离开了房地产开发公司,也脱离了这项业务。

  2020年8月5日,我在给马氏家族编写家谱的时候,在印务公司遇见了多年未见的白书记。虽然很久没见面,但他仍是我一直关注的领导。他离开延川先后到延安市宣传部和市人大任职。他在领导岗位退休后,继续在文化领域书法界发挥领头雁作用,据在一起的书协老师们介绍,白老师曾在报刊发表散文,诗歌,论文200余篇(首),组织创作了《毛泽东在陕北》,《三鼓催春》和十二集电视剧《刘志丹和谢子长》等电视片;出版了《霜叶吟》,《延安百人书法集》,《人民救星》(与他人合著)等书籍。其作品和业绩被收入《中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宝典》,《中国跨世纪改革发展文献》,《谋略与实践》,《华夏英杰》等典籍。现为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学会名誉主席,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炎黄书画院顾问,陕西书协会员,陕西老年书画学会副理事长,延安书协顾问延安鲁艺书画院院长(法人)。

  这次他带了五六书书画协会负责人,编辑和出版一册大型书画集。他虽然年过八旬,依然是那么的精神矍铄和平易近人。

  祝我的老领导白崇贵青春不老、永远年轻。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