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张学光:下雪了

作者:张学光.| 时间:2021-02-15|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个人简历:张学光,男,吴起一中教师,爱好文学,吴起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长征》等杂志报刊。

  下 雪 啦

  

  一片,两片,三片……盼望了好久,雪花终于开始从天而降了。

  傍晚时分,阴沉了多日的天空实在是憋不住了,不得不大把大把地将雪花漫天洒落下来。不大一会儿工夫,大的,小的,都你牵着我,我拉着你,从黑色的天幕上一涌而下,接连不断。有的在翻滚,有的在旋舞,有的自由落体,热闹非凡。

  上了灯,雪花拥挤着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绚烂无比。夜空中,雪成了一团一团红的、绿的、黄的、紫的迷雾,像是哪位油画大师的调色板被遗落似的,把整个城市涂抹得五颜六色。道旁垂柳叶子还没落尽,紧紧抓着树枝,死活不肯放手。它们在雪中舞动着,嬉闹着,浑身泛着绿光,又似乎在耻笑着寒冬,宣示着自己的顽强与不屈。

  挺立在道旁的路灯杆如列兵一样排列着,高大而又整齐,一个个由近至远,消失在迷蒙的雪雾中。近处灯杆顶部的白色灯笼洁白如莹。灯下,光线照亮了坠落的雪花,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倒挂着的喇叭花,惹得调皮的雪花不停地闪烁跳动。灯杆当腰处的灯笼婆娑娇艳,简直就是下凡的仙女。那裙子上似流欲滴的红,凡间哪儿会有?她们绕着灯杆,成双成对,不离不弃,说不定就是牛郎织女又回到了人间在这里舞华尔兹呢!

  道旁两列高耸着的庞大的路灯已一改往日的朴实,在雪的一番打扮下,高贵而大气。它们一溜溜排开,静静地矗立,蔚为壮观。灯下干练的槐树和纤秀的刺瑰早已被雪裹得严严实实,洁白的灯光下愈加显得冰清玉洁,端庄秀美。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属于雪的家园。

  纷纷扬扬的雪一刻也没有停,直到第二天的上午,终于是累了,天空才放晴。

 

 

  

  我不敢辜负雪的美意,乘着雪未消,兴趣盎然地向着胜利山顶而去。热情的雪盛装迎接着我。

  从山脚下拾级而上,那晶莹的雪躺在石阶上,静如处子,实在是不忍心踩一脚上去。好在另外一条道上,不知什么人已经扫开了积雪,留出一条像绸带一般的路面伸到了林子深处。真感谢这好心人,这么暖心。

  小路旁,黝黑的常青树浑身骑满雪,一条条,一团团,压得树一棵棵深深地弯腰弓背,而那些已挺直了腰杆的树,却又由不得让你不得不去领略它们的快乐与酣畅。小冠木实在是承受不了雪的顽劣,纷纷卧倒,俯首称臣。可它们身上那一颗颗熟透了的红艳艳的果实却暴露了它们内心的兴奋与甜美。

  在半山腰,我又见到了“背着弟弟走长征”的姐弟俩,她们仍然在坚持着,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那厚厚的积雪看来是阻止不了你们前进的脚步了!你们已经创造了中国崭新的历史,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你们所追求的新世界,甚至更好。你可以和弟弟一起歇一歇了。哦,也许是我说错了,或许是你们想重温八十年前翻越雪山那段惊动魂的历程,又来到了这大雪覆盖的胜利山吧!?

  乘着这银装素裹的美丽景象,我沿着这已被清扫的台阶继续攀登着,一点儿也不用担心会滑倒,那干净的台阶几乎没有雪迹,真让人又安心,更放心。这位在大雪刚停的清晨就来清理雪的人会是谁呢?会不会也是一位赏雪者,为了方便自己而扫开积雪上山呢?即使这样,那也不必扫得这么干净呀!我疑惑不解。

  美景催促着我一边走,一边欣赏着,一边还要把这千里冰封的胜景不住地收纳进自己的相机里永久保存。途中,时不时会有雪球,或是雪条从天而降。抬头,你会发现那顶着厚厚一团雪或是一堆雪的松树、柏树,还有杏树在摇头晃脑地打哈哈,“我就是要打你打你打你,你服不服?!”更多的树则是故意装作一本正经而又严肃地伫立在路边,一动不动,似乎一切确实与它们毫无关系。算了吧,我会心地笑了笑,拍拍头上、肩上的雪,弯腰捏上几个小雪球使劲地向它们掷去,树们一下子乐开了花,一棵棵沙沙、沙沙地吵闹了起来,不停地抖落着身上的雪块,你就不得不快速地逃窜了。

  转过一个角,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弯着腰,双手握着铁锹,正在一铲一铲地清理台阶上的积雪。在由树枝包裹下的山道上,那嚓嚓嚓的声音清脆而响亮。近前,原来是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姐,头发上、眉毛上、口罩上结满了长长短短的冰晶。见我上来,她满脸堆笑,两眼几乎要迷成一条线,可那明亮的眼珠分明透露出欣喜的神采。

  “你好,这么早就上来扫雪,多不安全呀!”我心中的疑惑释然了,真令人称赞不已。

  “哦,我没事,只要你们安全就好。”她说。一股股热气从她的口罩上下钻出来,升上她的面颊,绕过她的发际不见了。她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一块块积雪顺着锨扬起的方向顺势而去,留下一条一条滚动痕迹。

  她不是我想象的上山赏雪人,但她一定是一个热心人。

  我由衷地为面对她竖了竖大拇指,侧着身子绕过她正在铲过雪的地面又继续向前走去。身后嚓嚓声仍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响、越来越欢。我觉得,在大雪覆盖下寂静的山中,能有这么美妙声音伴随,也实在是美得令人心醉。

  再往前,脚下的雪还未清理,每一脚下去都会咯吱咯吱地响,银铃似的,不,像吃洛川苹果似的,一口口清脆而又甜味,听着,浑身舒坦而甜畅。说句心理话,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这么爽快地在如此厚的大雪地里走路了,久别重逢,不知有多少愉悦涌上心头。这满满的欢欣激励着我一定要登上山顶。

  前面的路还没几个人走过,但还是有零星的脚印深深地镌刻在每一级台阶上。谁还有与我一样的兴致,在这样寒冷而又湿滑的大雪地里爬山呢?!在这冰清玉洁的世界里能与情趣相投的人相聚一定会有无限趣味吧!最少是有不少共同语言吧?此时,我已无惧积雪浸湿我的裤脚,也不怕凌空落下的一颗颗雪球,迈开大步兴冲冲地往前直走,就待与那几位或是其中任何一人相聚,谈谈这美丽的洁白家园,说说这晶莹的大千世界。

  突然,我被林中一个大雪覆盖着的黑影吓了一大跳。一个战士双腿着地侧伏在一块石头后面,双手端着枪,两眼直直地盯着前方,一动也不动。他的腿上、胳膊上、枪上、肩上、帽子上全是一层厚厚的雪,几乎要把整个人埋住。这又是一位红军雕塑,那专注的神情令人动容,那纹丝不动的姿势令人敬佩。长征,你已经走过,这里难道还有你放心不下的“敌人”让你“死守”?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当年突兀的山头现在绿树成荫,过去破败的院落如今高楼林立。柏油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超市柜台里物品琳琅满目。酒店餐馆欢声笑语,广场剧院歌舞升平。学校里琅琅读书声不断于耳,工厂里一台台电脑联通世界。这难道还让你放心不下?八十多年前,你们翻越雪山,草鞋单衣丝毫不曾改变你们的执着,是因为你们有着自己崇高的理想信念。如今,这坚定的理念信念是不是又凝结成了“伏击”于此的坚守呢?也许是吧,可又是谁需要你端起枪瞄准他们呢?难道是他们在破坏你们创建下的这美好的生活吗?也许有吧,从你两眼射出的凶光,我读出了你的憎恶,你的愤怒。

  我不再关注脚下的暗冰,也不去担心裤脚的湿冷,如同小红军一样坚定地迈开大步向着山顶前行。前面上去的同趣之人大概已经在领略上“北国风光”了吧?

  越往前走,积雪越厚。栏杆上骑着十多厘米厚的雪,一溜一溜,一直延伸着,已经分不清栏杆是雪,还是雪为栏杆。台阶两旁的松柏树上,积雪无赖地附着在枝条上,不肯下来,肥嘟嘟的。一棵棵树像是穿上了超厚的白色羽绒服,戴上了白色鹅绒帽。这种白雪盛装的景象我只在电影里出现东北的镜头中才看到过,也向往过,不曾想,今天我竟然真真切切地置身其中,真得是酣畅惬意。

  疾步前行的我陶醉在大雪封装的世界中,鼻子不停地哼着最近流行的《我在可可西里等你》的深情歌曲,手也不停地抚摸着身边无暇碧雪,双脚更是不住地在没被踩过的雪地上欢实地踏上一个又个印痕。

  转过一个弯,当路中又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双手握着铁锹把头儿,下颚顶在锹把上,双眼凝视着栏杆下的地面,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像,更像是拦路抢劫的“李逵”。他脸色黝黑,黑里透红,尽管爬满无数道皱纹的脸颊显尽苍老,却掩饰不住满足的微笑。一顶橘红色的帽子在黑白世界中分外抢眼。帽子上“吴起环卫”的标志清楚可辨。再近一些,那哧哧的呼吸声清晰而富有节奏。一问才知道,他是为了能尽快追上同伴,赶在游客到来前将景区积雪打扫干净,因感冒,又走得快,才不得不在此停下休息一会儿。他不善言谈,从偶尔回答的话语中,我知道了,他也是上山来清理积雪的,一大早上山的保洁员还有几位,他们大概已经到达山顶,说不定雪也清理得差不多了。我知道了,自已要找的情趣相投之人原来是一大早就上山的“保洁员”啊!

  

  站在山顶,我惊诧于眼前的世界,对于上天的鬼斧神功赞叹不已。不就是那么一把把地向大地洒下片片雪花吗,怎么就绘出了旷世奇画!你看,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在棵棵树木的涂染下,在座座楼宇的点缀下,眼前就奇迹般地出现了一幅巨大无比的水墨画。这幅画像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红楼梦》第五回收尾处“飞鸟各投林”中“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话,实在是妙不可言。画里,果真“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想必,至晴日也必定是“红装素裹,分外妖娆”了!

  景区内积雪果真已经清理,人却不见一个。院中,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位伟人的雕塑静静地伫立着,神情地凝视着前方。他们是在牵挂“姐姐背着弟弟” 的那两个小鬼,也是担心仍在埋伏的战士,还是展望新中国未来美好的前景?我想对他们说得是:放心吧,有你们在,我们的明天一定会越来越好!若是不信,请看前面。那里,一条沿着山峁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小路绕过山顶,通向后方,隐隐约约不是还能听得到传来的细细人语,或是一两声呵呵笑声吗?他们是冒着严寒,不畏湿滑,无私敬业的“保洁员”们,这些最普通的劳动者尚且如此守职敬业,一心想着为他人提供服务,更何况是你们的后来者呢!?

  我没去找“情趣相投”之人,只是围着仿遵义会议会址的院子四周悠悠地转着圈,不厌其烦地领略着这“大好河山”。脑海里不断出现“2020年吴起县十大新闻”:吴起县成功创建第六届全国文明城市、2020年中国西部百强县吴起县名列第73名、2020年陕西省“十强县”吴起县位列第三……

  远处,皑皑白雪的山头上,一副副高大的输电架巍然屹立,一条条粗状的输电线从遥远的地平线来,又消失在更遥远的地平线外,连接着大河上下,贯通着神州南北。

  此时,我的脑海里开始不断显现出远方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悬挂着五星红旗猎猎作响的辽宁、山东舰驶向深海,喷着烈焰隆隆升天的“胖五”奔向月宫……那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诗句更是在我脑海里翻江滚浪,掀起了万丈狂澜。

  雪已停,我却在期待着下一场更大的雪的快快来临。

  


 

编辑:胡敏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