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齐光臻: 小雪话冬哥

作者:齐光臻| 时间:2021-02-15|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一股西溜子北风把陕北大地吹得更加天寒地冻了,可是偏偏又来了一层子结实的云彩,带来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一夜之间,大雪覆盖了山川大地,喧嚣的尘世瞬间变得端庄肃穆。若不是地气还不太冷,这场大雪真的还就要来个大雪封山了。
 
      这场雪,天黑了才开始下得大了起来,天还不明的时候,天公就收兵回营了,留下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说实在的,这场雪着实是下得寂寞了些,多少有些惋惜。
 
      然而,小城的文坛却比这场雪来得热闹,也更精彩,你来一首诗,他来一篇散文,极尽述发心情之能事。若不是网络文学平台篇数设限,那文章非得像雪片似的满世界飞舞了。
 
     雪后的星期天,恰好又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下了雪,又看了不少写雪的文章,又遇上了小雪的节气。享受了文化大餐后的我,觉得有些消化不良,想到外面走走。正处于犹豫不定之际,电话铃声响起,冬哥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冬哥豪爽的声音:光臻,我是你冬哥,你在哪呢?我说:正在家里无聊呢。电话的那头又传来了爽朗的哈哈大笑声,接着他说:到开发区XX酒家来,约几个弟兄一块叙叙。
 
撂了手机,马不停蹄,打了的士,飞奔而去。弟兄五人围成了一圈,虽然不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但几瓶子烧酒下肚,都喝了个面红耳赤,酣畅淋漓,深刻地感觉到了冬天里真的有春天。
 
      冬哥生于书香门第,他的家族在本地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冬哥行武出身,后转业回到一行政机关供职,从事文秘工作。由于从小受家族里长辈的影响,耳濡目染,写作水平自然是很高的。
 
      冬哥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个“撩撩”,故事就多了去了。
 
      昔日政府大楼里上班的冬哥,那可是许多姑娘心中如意郎君的最佳人选。冬哥相貌堂堂,一般都是西装革履,有玉树临风之感,风度翩翩。再加上行伍出身,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样的帅哥,谁个不喜欢,哪个不爱慕的。临了还是我冬嫂打败各路女将,把冬哥给收了去。不过,后来冬哥酒一喝大了,就要念叨他的初恋山桃,每逢这个时候,总是气得冬嫂直瞪眼睛,酒后的冬哥胆很肥,敢给冬嫂使脸色,最后还要说上一句,谁年轻的时候没点故事。
 
       冬哥在体制内本应该是很有建树的,可就是吃亏在了他对于错和对的较真上。有两年他挂职在某企业,一时雄心勃勃,想给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刷新管理机制,一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强,但是,事与愿违,只能无奈地草草收场。后来,他逐渐地被边缘化了,在某部门副职任上退居了二线。许多人都替冬哥抱屈,冬哥却一笑了之,淡淡地来一句,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平常心看待就好了。豁达得让人不可思议。
 
       寂寞是冬哥最不喜欢的,他平时热闹惯了,闲不住,一有时间就会约几个朋友叙一叙,喝上两盅。有一次,他闲得慌,约了半天朋友,不巧的是朋友不是在外地,就是诸事缠身,最后只来了一位朋友陪他,两个人喝了一阵,耍不起来,正好另外一个桌也坐着两个年轻人在喝酒,也是喝得很寡淡。冬哥就走了过去,对那两个年轻人说,我看你两个也喝得没个啥意思,你两个把酒和菜拿过来,咱们四个人喝,你们的酒和菜钱都由我埋单,咋样?这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滋润,两个年轻人哪有不同意的。于是,四个人耍了个美气,把两个年轻人喝得烂醉。冬哥最后结了账,回家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哎呀,只顾着喝酒,连那两个人的名字都没问,耍了半天还不知道人家叫个啥。
 
     冬哥仗义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喝了酒更是仗义得无以复加。有次冬哥喝完酒了,去找他的摩托车,马路旁边有个收破烂的老头正在抹眼泪。冬哥看见了,就走了过去,问道:“老叔,大太阳下,你哭啥?”老头委屈地说:“收来些废纸箱子就在这里放着,我又去另一个地方收了点,没料到,我转身回来,就不知道谁把我的纸箱子给拿走了。”冬哥哈哈地笑了:“就为这个哭鼻子,划不来。你看我这个摩托车咋样?”老头说:“的确好。”冬哥说:“才买来几天,十五块钱你推去,还不顶你个纸箱子?”老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冬哥说:“你不相信?”老头看着冬哥这么诚恳,默默地从怀里掏出十五块钱,递在冬哥的手里。冬哥拿了钱,把钥匙放在老头手里,转身而去。冬嫂知道了,和冬哥怄了好久的气。
     我喜欢和冬哥闲聊,每次聊完了,都会有新的收获。他的文学素养是极好的,中外名著他大部分都有涉猎。何况他是书香门第出身,打小里文化底蕴就好。有句话说,门里出身,自带三分。这话是很有道理的。他对儒、释、道颇有研究,能给你讲出许多的感悟来,听了以后,你会有新的想法,也会产生新的境界。我尤其是对他的书法感兴趣,他的楷书能给人写石碑,现在正在致力于行书,习王、颜、苏、米的法帖,我曾见过他的行书作品,点画间有古人之风,行笔、章法大气,不可多得。
 
       冬哥退居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更是充实而快乐的。
 
        我很欣赏冬哥。
 
        因为,他有文学和快乐。
 
       因为,冬哥喝酒时,总能想起我。喝了酒,不管多醉,总是要说,光臻今天表现得不错。
 
 
 
 
 
作者简介:齐光臻,男,陕西吴起人,毕业于延安大学历史系,一直从事教育工作,爱好文学,现供职于吴起县第一中学。
 
 

编辑:乾坤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