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白琰的诗

作者:白琰| 时间:2021-02-10|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乡愁

  放眼西望,便是秦土长城

  我赤脚走来,满怀虔诚

  让我甩开手,狠狠扇自己一耳光

  然后再尴尬地告诉你,我

  把家乡硬是揣成了故乡

  一缕炊烟飘起,裹满

  五谷的香气,总能将

  记忆拉得很长很长

  九月的艳阳,妩媚火辣

  一阵风吹过,便是

  山高水长

  想到村口,总有一扇门

  缓缓打开

  母亲那件绿格子上衣,轻轻地

  落在我的身上,哪怕老眼昏花

  我相信,这是永恒的爱抚

  如同一片秦瓦,在热土里

  千古如磐

  大陕北的胸怀,包罗万象

  牛羊大多已经失去应有的自由,就连狗叫

  都缺少响应

  唯有唢呐声声痛断肠,依旧

  迎来送往……

  我相信,最初在土地上劳作时,一定

  庄严而神圣,踩着秦砖汉瓦的残片

  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我

  采下那朵叫高菊花(亦说栽末儿)的香料

  ……

  再回首时,那粉白色的小花

  已开满母亲的坟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父母在,家乡饱含温情

  父母去,家乡已成故土

  ……

  年少轻狂,恰似断线的风筝

  走过半生,才发现

  母土,既是人生的来时

  也是最终的去处

日子

  轻轻揭下,天际那丝

  霞光,挥挥手

  便是来日的万里云天

  雨滴,曾经打湿的地方

  繁花簇拥

  放眼北望

  京城车水马龙

  桥上通车,河里行船

  生死每天都在上演

  长安城里

  你哭你的悲伤

  他笑他的欢乐

  九点一刻,都在各忙各的

  一只燕子,贴着崖壁密密麻麻的洞穴划过

  一对麻雀,惊慌失措

  政府门口,彪悍的城管大哥

  以绝对优势,制服

  一只流浪小狗

  医院走廊尽头,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

  大放悲声,孩子没了……

  对面住宅十八楼内,四名牌友

  正在酣战,嘴上

  都不同程度谩骂麻将的各种过错

  柏油马路边上,有位清洁工大妈

  小心翼翼,数着

  刚卖破烂所得的

  两块八毛

  午后一声炸雷响过

  一道彩虹横跨长空,风

  含蓄吹来,略带秋意

  日子,原来很长

  姜子牙钓鱼

  李白喝酒

  王二小继续放牛

  我嘛,见谁都满脸堆笑

  尊称领导

雪•陕北的女子

  顺着山的脊梁

  有一群肥胖的白羊

  径直而下

  倔强的风啊

  不要急着吹走苍穹的云团

  那是

  走散的羊群

  信天游 注定

  在雪天飘起

  声韵才响彻四方

  沿着村口的小路

  一伙比五谷还丰满的女子

  踏着民歌的韵律,柔柔走来

  急着踏青的妹妹吆

  不要,急于

  踩碎一地雪花

  请你用传递爱情的目光

  瞄见被遗落在村口的那句情歌

  快把它

  拾起,拥入胸怀

  怀春的身子,不要在雪里

  站得太久,不然

  哪个哥哥看见,都为你心疼……

  听啊,多情的唢呐声吹起

  催你快些穿上嫁衣

  轻轻迈过圣洁的雪花,上路

  身后调皮的剪纸,挤眉弄眼地

  羞谁?你的脸上开满桃花

  走入雪里,让风

  从你骚动的心头

  吹落那粒珍藏了十八年的种子

  快将这饱满的生命,用雪裹住

  撒在向阳的厚土里

  等太阳醒来

  孕育一片诱人的希望

秃山,是一群卧倒的懒象

  是谁

  沿着西部天际 ,将一群懒象,

  赶到这里

  是什么

  让它们动心

  选择在这漫天黄尘下卧倒

  粗犷的风,吹了千年

  没使它们苏醒

  白雪皑皑的日子

  也懒得翻身

  牧羊的妹妹

  不用甩响手中的羊鞭

  能将肥胖的羊群

  赶到懒象的肚皮上吗

  这里,水清草长

  也能为这群懒象搔去心头的寂寞

  这里还盛产五谷和爱情酝酿成的民谣

  伴随方言飞起

  牵动着天涯游子的心肠

  来吧,在这群懒象的脊梁上

  喝一碗滚滚的米酒

  吼一嗓子信天游

  让一切醉上万年

  久吗?

毛乌素,净化灵魂的家园

 

  走进高楼

  沙漠就被遗忘了吗

  顺从自然

  谁敢肯定,你脚踩的

  地方,自古就是绿洲

  热恋玫瑰和美酒的人哟

  偷几分时间,带上

  锈迹斑斑的灵魂

  到这里净化吧

  长风高歌,看吧

  这千年寂寞万年空旷

  还有清贫

  诗人,种植在这里的茁壮诗歌

  毛乌素荒漠呀,你

  广博的胸怀,装满沧桑

  没有女人的世界,多了

  一份豪壮

  当一切都沉默,唯有

  大漠落日,那头

  哭泣的骆驼,在悠长的铜铃声中

  款款走来

  每一个骨节,都凝固着

  不可改变的庄严

信天游,三月的轻风细雨

  没有雷声传来,太阳彤红的三月

  顺着山谷的草尖,飘来

  一场轻风细雨

  谁家的妹妹哟,走成

  秃山上的红艳,信天游

  飘飘洒洒,落在

  我干渴的心头

  走呀,借顶老农的草帽戴上,

  赶出村头,让

  伴有五谷香气的信天游,轻轻地

  落满帽沿

  谁说这不是轻风细雨呢

  看吧,大陕北的胸怀

  山花怒放,蓬蒿的嫩芽

  和健壮的山丹丹,

  在地皮上,吵得

  正火

  河谷深处,一眼山泉

  也水波涟涟,引得

  一群棉团似的白羊

  缓缓走下山坡

  信天游吆,三月的清风细雨

  别急着飘落

  大陕北,这片寂寞的土地上

  只有你的影子

  最牵动人心



 

作者简介:

白琰,男,陕西吴起人,就职于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作品散见于《延安文学》《延安日报》《文化艺术报》《中国石油报》《飞天》《长征》等。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吴起作协会员。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