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袁军: 相守

作者:袁军| 时间:2021-02-10|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都市情感电视剧《爱的厘米》中有一句精典台词,“坏男人把女人变成疯子,好男人把女人变成傻子,而最好的男人把女人变成孩子。”
根据这句台词的释义,结合自己来综合评定,我绝算不上是一个最好的男人,充其量应该说是一个不好不坏的男人还姑且能说过去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爱情是一个古老而永生的话题。“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的梁山泊与祝英台,“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的董永和七仙女,“千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的许仙和白娘子……这些流淌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古典的、感天动地的、美丽哀怨的爱情传奇故事,向来被人们谈论得津津乐道。古乐府诗《上邪》的全文是:“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大概是岂今为止唯一把海枯石烂、天崩地裂的爱的誓言表达得最动容、最跨越时空的恢宏、浪漫、泣美的诗句了吧!这诗句比起“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显得更深沉,更动人,更旷古绝今。
这或许只是神话传说故事渲染下的爱情故事吧,过于完美的爱情或许只在童话和文学作品的勾勒下吧,现实生活中,纯粹的爱情抑或根本就不存在!张爱玲说,“爱情是什么东西,就跟鬼一样,谁都听过,谁也没见过。”路遥先生说,“爱情应该真正建立在现实生活坚实的基础上,否则,它就是活生生的生活之树上盛开的一朵不结果实的花。”莎士比亚也说,“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密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语言的基础上的。” 
婚姻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婚姻的前奏是谈情说爱,是先从相识到相知,有了好感就会心生爱意,从相爱到结合,再从婚姻生活过度到家庭生活。谈情说爱时可以轰轰烈烈,天昏地暗、卿卿我我,天崩地裂、死去活来,婚姻却要靠夫妻两个人去用心经营,细水长流。古人说;“以情相交,情断则伤;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修百世方可同船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成家立业了,生儿育女后,因为有了责任担当和使命,婚姻生活就成了相守过日子。这时,爱情只能是平淡的,在平淡中相依相伴,因为爱到了平淡才是真正的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的开始,爱情转化成了亲情,把恋人爱成了亲人才是家庭生活。此时,就再也不会有恋爱如初的缠绵的情爱了。生活不是杨过和小龙女,不是花前月下,哪有时时刻刻、举手投足间都如胶似漆、刻骨铭心、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由于单纯的爱情而使生活变得风情万种,有的只是相携相伴,忠贞不渝,从青丝走到白发,安然到老。夫妻就是一种共同的责任,相互的守护,长相厮守,不离不弃,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相互包容,共同呵护,不说对错,不论输赢,相伴到老。只有香如故,才能爱依旧。有一句感人的话叫,“你成为了我的责任,而我成为了你的守护。”不成熟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我和妻子在爱情、婚姻里从来就没有山盟海誓,海枯石烂,感天动地,生死相许的诤诤誓言,也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只有默默地意会,真实的生活。就像有一句话说的,“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我们的爱就像是鱼和水,只有一生相守,谁也不会离开谁的平淡生活,正如古人说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很赞成这句话,“能够陪你好好过日子的男人是绝不会给你太多浪漫的!”《平凡的世界》里的贺秀莲对孙少安的这句话。“你笑,我陪着你笑;你流啥眼泪,我都替你抹。”细细品味,一句朴素而意味深长的话读来让人直接泪奔!这就是夫妻之间最真实、最朴素、最贴心的爱吧!
相遇在缘分,相守靠人心。《摆渡人》中有这么一句问话,“如果生命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我会豪不犹豫地说,那便是家人,是妻子,是自己。家是夫妻两个人的事业,你能明白她的辛苦,她能心疼你的艰辛,彼此体贴,才能幸福永久。世上最没用的两件事,一是生气,二是抱怨。我这个人有时在工作生活中受到一些委屈或情绪烦躁时,就会不留心地把不快带回家发泄,时不时地就吹胡子瞪眼睛,高喉咙大嗓子,脾气火爆,爱耍个大男子主义,不会很有把控地用温声细语对家人说话。有几次由于说话调门过高,语气生硬,惹来妻子和女儿的“群起攻之”,“在家里耍什么汉子呢!”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发脾气是本能,不发脾气才是本事;学会控制情绪才能控制人生;事急则缓,事缓则圆。说实话,我这个人从来就不会说那些讨妻子、儿女喜欢的话,想听的话。妻子常说我从来就没有用温柔的态度和温和的语气对待过她。那一天发脾气时遭到她们的“反击”后,我一下子认怂了!平心静气地想,多少年来,借口工作忙,自己几乎就没有尽过一个做丈夫,当爸爸的责任和义务,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爸爸。我应该好好地反醒一下自己了,该好好的缝补缝补这个家,疗愈疗愈和妻子、孩子们之间感情的裂痕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古人云: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最好的夫妻就是你陪我走过一无所有,我陪你走到岁月尽头。兄弟同根,可夫妻却同命啊!想想当年,妻子也是娇俏俊美的纤纤少女。自从和我结了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后,她为了这个家,为了抚养子女,操劳家务,耗尽光鲜,一张甜美娇嫩的脸熬成了黄脸婆,在沧桑的岁月中慢慢地变老了,浑身也落下了不少的病疾。生活中,我对妻子拌过嘴,动过手,她的心是伤痕累累的,她在心上流过泪,流过血,结过痂,留下疤,索性她对我的心还没死,我该是到幡然醒悟的时候了!一个人奋斗了一生不就是为了要有一个平安祥和的家吗?是我该回归家庭,回归理性了。什么都不重要,家最重要;什么都可以不要,家可不能不要,无家可归才是人生最失败,最悲哀的事。后悔过后,我坚决地告诫自己,“你在这个家里没有发脾气的资本!”人生如梦,世事无常,转瞬即逝,遂在心里举起两杯酒,一杯敬了过往,一杯敬了明天,祈愿让所有遗失的美好都一一地、缓缓地重新归来!生气不如争气,要经常换位思考,不能让自己的家庭幸福输给了情绪,两个人要抱团取暖,用责任心和爱心把这个家紧紧地拴在一起,让家变得更温馨。
夫妻是唇齿相依的,上下嘴唇哪会有不碰咬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就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吵吵闹闹,是是非非,感情就会似一杯茶,越泡越淡,甚至连温度也没有了。不过,婚姻生活中都会有争吵和抱怨,争吵不可怕,而是要在争吵过后,寻找症结过错,还要用爱和责任相互释怀,吵不离、骂不散、打不走,在珍惜中继续过好日子。感情要经营和珍惜,夫妻要容忍和体贴,家庭要包容和责任。叫醒你的不是鸡鸣,不是闹钟,而是生活和责任。当妻子唤我的一声“名字”,孩子叫我的一声“爸爸”时,我知道,那就是我天大的责任和担当。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有什么大事难事,就要勇敢地挺出来说一声,“别怕,有我在!”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一方非要去改变另一方,而是要不断地接受、沟通、包容、感恩。如果想着要改变对方,那就不是家庭生活,而是战争;能够改变自己的人是神,要去改变别人的绝对是神经病。婚姻生活,一半是烟火,一半是清欢。家是温馨的港湾,是割舍不下的牵挂;家人齐心,其利断金;家人相伴,每个平凡的日子都是温柔的岁月。婚姻生活就是幸福地在一起,在一起就感觉到幸福,人生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家庭和事业。生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筷勺铲,是养儿育女的甜蜜,是夫妻间的肝胆相照,知冷知热的相依。“最真的情不是来得最早,也不是来得最晚,而是那个来了再也不会走的人。”那个来了后再也不会走的人就是和我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的、我的好妻子!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如今,我们的爱情老了,剩下的只有日子!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家庭生活的幸福就是一家子人围坐在一块吃饭的饭香里。《活着》一书里就有一句话,“只要一家人天天在一起,也就不在乎什么福分了。”最近休假在家里,闲来做做饭、洗洗锅、干点小家务,和妻子、儿女们团聚在一起,妻子时不时地会说,“这才像个家!”是啊,这才是个家啊!我能感觉出来妻子对这种生活的欣慰和满足……俗话说得好,“少年夫妻老来伴”,“家和万事兴”。汉字“安”就从字形里表明,家里有了个女人,家才能平安顺遂。我也常常地想,如果一个家里没有了伴侣的陪伴,这生活怎么才能度过呢?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害怕!
有句话说得好,“我们无法让每一个人都喜欢自己,但也总会遇到那个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人。”男人一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有个好妻子,有个好心态。我是个有好妻子的男人!这多少年来,为了支持我的工作,妻子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庭所有的事务,责任再重也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再难也从来没有哭诉过。她尝遍了酸甜苦辣,体验了喜怒哀乐。不管生活再苦再难,她一直是阳光的、坚强的面对生活,面对一个个挑战。妻子良善能干,孝顺老人,把孩子抚养的得体健康,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把日子过得有模有样,把亲戚同事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妥妥帖帖。什么是家?家就是我们心灵停靠的港湾,家就是妻子,就是依靠,就是归宿,就是陪你长相厮守,不离不弃过日子的那个女人。所谓倦鸟归林,鱼翔浅底,落叶归根,都是对回家的渴望。世界无论多么大,多么精彩,都不如有个等你回家的人,都不如有个一辈子懂你的人,对你知冷知热的人。这个世上,除了父母、妻子、儿女会期盼,等待你回家,再还会有什么人会去等你呢?人在最难、最苦时,最纠心、最牵肠挂肚你的只有家人、妻子和儿女。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一九九一年七月,我从延安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妻子所在的乡镇初级中学当教师。认识妻子的时候是一九九四年,那时,她正好初中专毕业。一九九五年初,我调回了县城工作,和她见了为数不多的几次面,又凭了几封书信就定了终身,并于第二年正月天里组建成了家庭。她是干部家庭,对于我一个穷苦农民的儿子来说确实不是门当户对的。结婚后,我年轻气盛,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县委宣传部一干就是十二年,整天接待记者,陪领导下乡,加班加点地采写新闻报道,忙得不亦乐乎,根本就无暇顾及家庭和子女的教育;从二00七年八月到二0一八年十一月,我又下到乡镇基层,先后在两个乡镇工作了十一年半,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十多天也回不了家;后来,我又调到延安去工作……结婚快二十五年来,可以说,我和妻子、儿女总是聚少离多,还能谈及什么照顾家庭,抚养孩子呢!
你是单位的一根草,却是家里的一片天!当岁月剥去了我的青春和生命的芬芳后,猛然回头,真如南柯一梦,昙花一现,发现自己其实原本就活成了一具空皮囊,留给自己的只有疲惫的面容和满身的伤痕斑斑……
女儿已读完了硕士研究生,正在应聘工作。女儿快上岗了,我也该“下岗”了,我的人和心也该“回家”了!那天,突然无意中听到了韩红演唱的《一时间》,我的心又一下子松软了,释然了!
“一时间,我忘了黑夜还是白天,我忘了亲人朋友还在身边;一时间,我忙到黑天白天都不能分辨,我以为去拼,就是给家人一个明天,却忽略了,其实我就是他们的天。恍然之间,我的时间都飞去那边;一时间,我丢了自己,也丢了从前……”
“我要什么,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作者简介   
 
       袁军,男,70后,自幼爱好文学,笔耕不辍,多篇散文发表于《延安文学》《宝塔山》《长征》《三秦都市报》《西北信息报》《陕西日报》《延安日报》等报刊杂志,出版《绿色的印记》一书。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