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张学光:怒放的野菊花

作者:张学光| 时间:2020-12-10|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张学光,男,吴起县第一中学教师,喜欢文字涂画

  陕北的秋天是迷人的,一旦你踏上这块神奇的土地,就不由得会被她美丽的身影所吸引。

  许多人熟悉陕北民歌,酷爱者不甚枚举。可对陕北山上的野菊花爱之者又有几?其实,这可人的菊花一点儿也不比民歌逊色多少。

  天凉了,一排排大雁振翅南飞。满山遍野地树们便争先恐后地开始更换新装。山顶上的杨树最先披上了黄色披风,金灿灿的,这儿一大片,那儿一大群,像T台上的服装模特展示着自己的面料与款式。山洼处,杏树毫不示弱地竞相更衣,每一株都把自己的红色斗篷迎风招展着,似乎要把自己娇艳的红泼满世界的每一处角落。山根底,那柔媚的垂柳娇羞地扭动着自己纤细的身子,一条条不甘落后地互相舞动着,谁都不愿意停下来喘上一口凉气,放松放松自己劳累的腰肢……尽管树们竭尽所能地展示着自己的无限秀美,可还是被那山坡上、沟洼间随处可见的矮小的野菊花率先夺去了人们的眼球。

  这个季节应该是属于它们的了。穿行在梁峁沟涧,那一簇簇,一堆堆,一滩滩,一伙伙成群打伙迎面撞来,来不及躲闪,顾不上避让,多到你无法推出自己的视线。真是一泼泼难缠的碎脑娃娃,仰着头,绽着笑,就是要在你眼前晃晃悠悠,恼不得,揍不成,只能陪着笑。

  一路上,他们簇拥着,分列成不同颜色的方阵站在路的两旁,探着头,向你来的方向张望着,就怕你看不见他,不理他。你过去了,他摇头晃脑地在原地撒起娇来,“人们看到我了,人们看到我了”,高兴地手舞足蹈。

  实在是不忍心离开,怎么也得给这些热情、可爱地娃娃们打个招呼吧!于是下了车,就近蹲了下来。这可高兴坏了可爱的孩子们。他们一下子向你蜂涌而来,挤得像一堵水泄不通的墙闯到你跟前,逼到你眼前。一个个纷纷伸出长脖子,想和你亲近。就是距你远一点儿的,也丝毫不见得生疏,硬是拼了命地向你靠近,再靠近。

  蝴蝶是最懂花的,看见一朵花害羞地没有绽开,它默默地飞到跟前,轻轻地抚摸着,亲吻着,鼓励着,不让留下遗憾。等花挺直身子,张开了笑脸,它才起身,寻找下一朵需要帮助的小花。

  野菊花个头是小巧玲珑的,大人拇指般大小,中间一个小圆盘,生长着密密麻麻黄色,或是外围一小圈褐色,中间包裹着黄色的花蕊。每一盘花蕊中的蕊头和蕊丝娇嫩、晶莹,一圈又一圈,整齐而有序地排列着。花蕊的四周是几十个长短宽窄一致,像江米一样的花瓣,彼此间互不粘连,只是根部紧紧与花蕊结合在一起,头部一律向外,个个笔直、舒展。

  每一朵花都像一位妩媚的新娘,或是一位抖擞的新郎,平凡而高贵,清新而美艳。小菊花们个个昂扬向上,努力争取着太阳公公公平给予大家的温暖的光线。不管是生长在高处的,还是低处的。也不管是身边有同伴遮挡的,还是被大伙拥挤难觅到可以探出头的空间的。更不管是长在向阳凸处,还是扎根在背洼凹地,它们都没有庆幸或是抱怨,有的只是竭尽所能地生长着,努力实现着自己渴望的美丽的绽放。你看,一株被车辗过的野菊花,根部几乎要折断了,可它仍然坚守着,枝上的花同样一点也不气馁,并没有因为自己生长在“僵尸”上而失色。每一株上的每一朵花谁也不羡慕谁,谁也不妒忌谁,谁也不责备谁,谁也不排挤谁,个个都在努力地先完善自己,成就自己,放飞自己,绝不把自己的美丽建立在挖苦、践踏、残害其它花的基础之上。纵然两朵或更多朵花偶尔在风中摇摆,相互磕碰在一起,也是迅速分开。它们选择了理解、宽容、谦让。最后,竟然是每一朵花在同一个环境里都能开得又大又艳,每一朵都能毫不羞赧蓬勃地傲立在枝头上,向人们展示着它们的成功与价值。

  野菊花颜色是丰富多彩的,白色、黄色、粉蓝色、浅紫色……每一种都像画家苛意经过精心调制搭配似的,自然、鲜嫩,有质感。白色简单而高雅,粉蓝色高贵而大气,金黄色富贵而艳丽。每一种都呈现出它们与他人不同的美丽。你看,东边的是一簇簇黄色的花,手舞足蹈,犹如陕北人在一起走门转户地扭秧歌,那走在最前边的秧歌头手中的花伞不就是崖畔上那一朵朵的野菊花吗?西边的是一堆堆白色的花,挥袖摆裙,神似藏族儿女在跳锅庄,那跌入坑底一天难能照得一会儿阳光的那么一圈子菊花不就是他们在热烈的舞蹈吗?北面的是一排排粉蓝色的花,前呼后拥,与正月十五元宵节在街上看彩车的人群何等相像,你推我挤,花头攒动,不就是他们在享受视觉盛宴吗?南面的那一洼洼粉红色的花,他们像一面墙一样要向你直扑过来,这与人民大会堂领导人接待劳模时那静候在摄影席位上的每一个代表的情景何其相似,那洋溢在脸上的灿烂的笑容,那谱写在花盘上璀璨的神情,令人亢奋不已。

  就是这一簇簇、一堆堆、一排排、一洼洼……没有那一朵花不是与其它花紧紧相随,密密相跟的。它们喜欢成群结队,它们更喜欢同类相聚。几乎是同一种颜色的花紧紧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又一个硕大的花团,好像它们就是一株上开出的无数的花儿似的。正是这一个又一个彩色的大花团才使得每一朵小花有了更喜人的、令人惊艳的美,每一个个体因团体而更美丽。这正印证了那句“团结就是力量”的名言,想必宅居在家里的人们,即使是从窗户上探头出来,也能够看到那一团一团诱人的色彩,定会身不由己地走出门户,来到它们身边,一睹它们的芳容。

  野菊花性情是温和可亲的。在这一团一团的花丛中,你也会发现不一样的一团团,那便是白色的与蓝色的野菊花杂揉在一起,黄色与浅紫色的野菊花交织在一块。不论是生长在沟底里的,站立在山坡上的,摇曳在山顶处的,还是被大树遮蔽住了阳光的,被雨水冲刷失去了泥土的,被车碾人踩变得东倒西歪的,它们中每一团、每一群就是那么朝气蓬勃,就是那么活力四射。大家都能和谐而居,精神饱满,始终笑脸迎接着每一天的到来,时刻为着野菊花族群的璀璨而合力怒放。

  有一处塌方,松软的泥土上蒿草基本已经枯死,顺着地势匍匐而去。蒿草间黄色、蓝色和白色的野菊花杂揉相间,花开的正欢。花与花彼此间和谐共生,让破败的土坡变得生机盎然,美艳无比。

  儿子寻到一处黄色与浅紫色混合的花丛,奔过去,欣喜地直向我招手:“爸爸,快过来,你看这这儿多美!”我顺着儿子所在的方向看上去,在一处不足枕头大小的土丘上果然是两种不同颜色的花在竞相怒放。黄紫相间,不仅不显得别扭,反而因色彩不同变得愈加绚丽多姿,更增添了盎然情趣。也难怪儿子这么痴情于这一小点的风景了。

  生物界是有个残酷法则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在这儿,同一个地盘,不同色的野菊花却可以不分彼此地和谐相处共存着。它们之间没有仇恨,更没有杀戮,有的只是在可以立足的土地上紧密团结,休戚与共,共同与自然灾害抗争,共同与侵犯者斗争,形成强大的凝聚力,为共同的茁壮成长和扮靓身边的世界而奋力拼搏着。这种自然的、友善的、无差别的融合方式不正是“物类命运共同体”吗?

  我不由得伸出手想去摘一朵花来,可手不知伸向哪一朵。眼前白色的花矗立在道旁,每一朵都对着我笑。身后浅蓝色的花个个意气风发,每一株都为秋色增添着秀丽的色彩。远处黄色的浅紫色的花在一起热闹嬉戏,我又怎么忍心把它们中的任何一朵戕害呢!我缩回了手,柱在了腮边,在想:花有花的花生,花有花的世界,把我们的爱化为甘露,去沐浴每一朵野菊花,使它们能够把萧瑟的秋天打扮地更美,我们的人生不也跟随着变得更美丽起来了吗?

  儿子跟着我也感受到了这野菊花世界的美丽,它们每一朵花没有抱怨地自我奋斗着,同一颜色花团结友爱地在一起竭力拼搏进取着,不同颜色花交融提携在和谐相处着,无不彰显着花的向上与活力,这惹得儿子活蹦乱跳四处乱窜,找寻那一处处不一样的野菊花,不时地在它们面前摆出各种姿势,不知是为这绚丽的野菊花添彩,还是为自己置身于这靓丽的花海而兴奋,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我不得而知。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四日

编辑:王彦春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