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陕西】王彦春: ‘慈妇’心

作者:王彦春| 时间:2020-12-02|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云里的日头,洞里的风,蝎子的尾巴,后娘的心,最毒不过妇人心。”

  奄奄一息的狗娃在冥冥昏睡中,咋也想不通和自己朝夕相处了26年的妻子竞如此歹毒地把自己送上了通往鬼门关的路……

  当事着迷,旁观者清。

  一向憨厚老实的狗娃,人缘特好。今年四十有六的他,老天爷特意赐给他一付天生的忠良相和魁武的身材。年少时倾倒方圆一片,上门说媒者踢蹋门槛,父母为之有了罕有的自信与高傲,于是方圆百里的俊女子成为父母为他猎取对象的主战场。

  张家女子丑丑被狗娃父母锁定。

  叫丑丑,但人长的十分俊俏,貌若天仙。人又机灵识眼色,体贴父母,农家活计样样精通。被当地人称兰花花再世。狗娃父母见之,自然而然选之为媳。年关便吹吹打打,热热闹闹为狗娃完婚大吉。谁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下,虽然“孝顺”的女儿无奈地答应了,但内心深处却产生了强烈的不满和悲愤。碍于传统礼教,这对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在当地传为佳话。看似恩爱的小夫妻,第二年春便有了自己的女儿。狗娃大心里明白,人家丑丑凭心而论看不下自己的儿子,原因很简单,丑丑高中时已经和另外一个叫岗岗的同学相好了,那个同学见丑丑结婚了才死心。他清楚自己的儿媳是不甘向命运低头的那种人,骨子里充满一种向外闯荡的勇气,她不愿一辈子死守在这黄土旯旮里耗尽青春年华。于是,他暗中托人为儿子在司法系统找了一个正式差事。在孙女满月那天,狗娃大乘着酒劲将这一喜讯告诉了贺喜的人们,亲戚们尤其狗娃和丑丑更是喜出望外,真可谓是双喜临门。那天,大人碎娃们醉倒一片。按照风俗,这个满月给娃娃过的风光扎了,方圆恐怕再无人能比。

  入夜,山沟里格外的宁静,兴奋的丑丑守在女儿身边,望着窗外抿着小嘴,不时发出噗哧哧的笑声。屋内只有丈夫狗娃发出如雷的酣睡声音。她几次用力企图推醒狗娃,但入梦酣睡的狗娃像死猪一般,仍然酣睡。丑丑只好一人守着刚满月的女儿,憧憬着城市美好的未来,住楼用电灯、自来水、煤气灶,出门座公交,脚踩柏油马路……这一夜,她彻彻底底失眠了……

  弹指一挥间,十五岁的女儿巧巧上了初中,在一次家长会上,丑丑意外地见到了阔别十六年的高中同学岗岗。

  岗岗在一家服装公司当总经理,见到昔日的恋人老同学丑丑,俩人自然而然地应邀到一家咖啡店促膝长谈。岗岗见丑丑在家没有工作,便让丑丑开一个门面,供货有他,卖多少算多少,总比闲在家强,丑丑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对旧恋人,不长时间便产生了爱欲的火花,在岗岗的帮助下,丑丑日进斗金,很快地也有模有样地当起了个体老板。

  狗娃是上班族,他直肠子人憨厚,对丑丑的行为从不邪想,还认为尔格的同学仗义。为了不让妻子失礼,他让妻子隔三差五地请岗岗到家里弄上一瓶。久而久之,发福的狗娃走起路来气喘吁吁,未老先衰的变化十分明显。在一次上班途中,狗娃出现脑溢血,幸亏发现及时,住院算是保住了性命,但落下个行动不便,反应迟钝的毛病。意外的发生,越发为丑丑和岗岗提供了充足的幽会时间。

  为了达到长期厮守的目的,丑丑和岗岗开始运筹起罪恶的计划来,

  “给药里加一些药,让药和药反应,这样人不知鬼不觉”丑丑说。

  “不行,尔格医学发达,狗娃大何等精明啊,药死他大上告医院,医院再给化验一下,岂不是秃子头上的蚤子明摆着哩吗,不行、不行”岗岗连口否认着。

  “那你快想个办法嘛”丑丑急切地央求着。“不急,不急……”还没等岗岗说完,丑丑就直嚷嚷说:“你不急,人家急嘛”。话还未落,岗岗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有了,就这么干……”丑丑喜出望外,一把搂住岗岗的头说:“快说,咋办?”

  “狗娃不是一直爱个车嘛,咱给他买上一个新车,你想,驾车是驾老虎,正常人都难处理一些应急情况,他笨手笨脚,反应迟钝,说不定哪天……”丑丑听的直摇头,“不行,不行,他大他妈一定不同意,从想个办法”。岗岗说:“这是最好的主意,你要极力向他父母解释清楚,争取同意”。丑丑说:“太露骨了,我没办法开口啊”“你呀,我教你”岗岗把丑丑拉坐在沙发上“你就说,狗娃爱车,这几年生意不错,好歹夫妻一定要满足他,哪怕开上一天……”岗岗滔滔不绝地讲着,丑丑慢慢明白过来,兴奋地说:“这样我还能落个好媳妇的名声哩,行,我这就去商量”。望着丑丑风风火火地远去,岗岗得意地打起小算盘……

  当夜,丑丑甜言蜜语给狗娃说起买车的事,狗娃仅管性情直率,但内心总不免有些虚荣。看到同事们一个个都买了车,他内心其实早想买,但苦于自己工资低,向老婆开口总觉得抹不开面子,现在妻子爽快提出来了,自己也就顺从合意了。

  第二天,狗娃父母极力反对,丑丑佯装委屈,声泪俱下……,无奈的父母气得七窍生烟,重重的掷下一句话:“爱咋地就咋地”便摔门而去。

  几天后,一辆崭新的灰色尼桑由行动不便的狗娃驾驶开到家属院,不少人投来羡慕的目光,人群中议论纷纷,有人说媳妇好,有人说好也不能这样个好法。而狗娃则兴高采烈,看上去比平日精神了许多,简直像个没病的人。

  一天一天过去,一月二月过去,狗娃上下班开着新车,心里美滋滋的,刚过百天的一个阴雨天,雾气特别大,能见度非常低,狗娃在一个转弯处被前后货车夹到中间,险些当场丧命。

  躺在病床上的狗娃弹指一挥间便有半年之久,他身动不得,有口讲不成话,但他心里明亮的很。每天看到丑丑整天吊下的脸和对他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起初几天,丑丑还陪他,后来,干脆借口忙就走了。他饥一顿,饱一顿,忍气吞声。有一天,女儿来看他,委屈地说:“爸,你快好起来吧,我妈整天在外,晚上也不回来,我老吃方便面……”

  此时,狗娃心里才明白了,难道,丑丑和岗岗……气急交夹的狗娃那一夜彻底地长眠了……

 


 

编辑: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