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陕西】社区文化精英作家—田智深

作者:田智深| 时间:2021-02-23|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编者按:让历史铭记这群时代的纪录者。她们用手中的椽笔,为繁荣社区文化、构建和谐社会,传播正能量做出默默无闻的贡献,虽然她们是平凡的人,但却干着伟大的事业,充当了文化普及的先锋,成为壮大圣地延安文学队伍的有生力量和中坚力量。她们是这个区域的文学精英,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弘扬她们创作精神,让她们的精神感召社会,感召后者把传统文化世代传承下去。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她们是无愧天地的真正民星,《草根作家》网络平台,今天陆续推出社区文化精英作家,展示社区文化的强大生命力和整体的勃勃生机形象。
 


 
      个人简介:田智深,男,笔名若愚,籍贯绥德,生于延川。延安市作协会员,延川县作协会员,延安市社促会常务理事,延川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曾置身教书生涯,后伏案编纂方志。闲遐痴爱文学,躬耕字笺,寄情山水,放飞梦想。2002年开始散文创作,曾在《山花》《金秋》《作家》《三秦文学》多种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10年《故土情思》在重庆举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如意天地杯”文学艺术创作交流会荣获金奖。2011年《一个老八路的传奇人生》荣获中组部老干局举办的建党90周年“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暨“饮水思源”征文活动三等奖。《瘸子老舅》获延川县首届"路遥杯"征文大赛三等奖。个人名录入编《当代中国文艺家大词典》。2014年著有散文集《眺望故土》。

 

记忆中的城  

  

  恍然一梦五十载,小城依然记忆中。

 每当看到蓝天上浮起的白云,那些童稚的关于延川县城的印象就慢慢飘荡而来,看似模糊的久远的物事却分明在眼前呈现,促使人不由提笔将心中蕴藏许久的那份情愫流淌于纸端。那时大约六七岁的样子,诸事模糊但曾经的耳闻目睹却烙印般的留存至今,记忆中的延川城极小,一眼望尽南北伸展的狭窄街道不过三百米左右。北边街道的始点大约在现在的艺术购物中心,再向北是不通的,从堂坡而下转个小弯便直趋靠近河边的井滩,场地略大且平坦,这里遗留耸立着的北城门似乎还有点架势,但两边城墙早已不见影子,人们从城门洞或从其两侧来来往往忙碌而去。素常的日子这里依然熙熙攘攘,尤是遇到集市更是不同一般时日,遇着审判犯人的时候小孩们伸长脑袋在人群缝里钻来钻去看稀奇,其实最想看的还是最后捆绑犯人时一提一送的情景,那犯人的痛苦状似乎感染了每一位目睹者,心理上既兴奋、又害怕,强大的威慑力像电波一样传向每一个角落。即便审判会结束,街谈巷议也得好几日才能平息。小城的任何一个波动,都是敏感触电的信号,让人无法释怀甚而纠结嘘叹。堂坡之下井滩的这一段按理说不能算是街道,而从堂坡之下转向南边直至新华书店再向南不远处,又有一段城墙横亘东西,这就是南城门,其下南门洞往来人群络驿不绝。此段应该是真正的延川街道了。朝着靠近河畔的东南方向数起,大约现在已搬离的中医院的地方,是小镇露天电影院,里面有一土台子放电影时悬挂幕布,晚会表演节目也在此,简直就是小城的娱乐中心,人人向往的地方。那时可能物质匮乏生活拮据,看电影不要说小孩,大人手头也是很紧张的,幼童们多少次为看电影不惜从电影院大门旁侧排水道钻进去,浑身滚一身泥土也全然不在乎,所有心思都在电影上。有时也央求熟人捎带自己进去看电影,那开心一刻,心里的甜蜜滋味是难以描述的。有一次,确实进不去,就想着爬上左侧公共厕所的顶棚,但人小个低要上去谈何容易,恰好有一年轻叔叔在上面,看我着急的样子便将我拉上墙头,又携手让我于人字形的顶棚半蹲着,虽然从空中斜斜看过去电影偏度太大不甚清楚,下面又臭气丝丝入鼻,但视觉、听觉全然被吸引过去,至于嗅觉的难受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时隔漫长岁月,心中涌起的是对那位陌生叔叔的久远的感激之情,四十多年过去了那里寻觅他的踪影,只能望月兴叹了!紧邻的是照相馆,时至今日历经苍桑但仍承继了下来,当然是改造了的,据说早年从河南过来的樊姓兄弟开设的,当初是小城唯一的留影之地,人们不难想象它昨日门庭若市热闹欢笑的美好时光,但凡婚嫁、调动、参军、招工等诸多大事无不在此留下永恒瞬间,以致后来人藉以感慨追昔、沉思回溯。再向北处,朦胧且清新的记得一排砖房有缝纫部、麻绳部、合营食堂等,有时搭手在麻绳部门上看拧线结绳的情景,有时在食堂边轻走慢行享受嗅觉视觉的双重礼遇,尤其是深吸一口气藏不住洋溢在脸上的极大满足状。隔一小巷即是药材公司,一长排青砖灰瓦房颇有气势,正中大门两旁皆为门市,里面四方院落,有向西的八九孔窑洞,北头紧临向南的四五孔偏窑。西南角二孔窑洞上有绣女楼,能够想象这里曾经是富家小姐的生活憩息之地。

  

  与药材公司斜面对望的副食门市挨着堂坡,这里是人们有事没事就想进去的地方。空气中飘浮着的香气五味杂陈,现在想起仍那么地勾人味蕾。油盐酱醋就不说了,单记得那蛋糕就非同寻常,焦黄酥软,手一抓油汪汪止不住要流淌的感觉,看一眼都眼馋几日难忘,倘若咬一口简直如醉如痴极像仙人的样子。记忆犹新的还有诱人馋口的"蜜枣",但绝不是如今延川本土红枣制作的,当时听人说是进口伊拉克的椰枣,肉厚酥甜,核呈椭圆,吃到最后咀嚼那核很是润口的,大半天口中品咂把玩不肯丢掉。向南连为一线的是百货门市,每日人来人往异常热闹,衣物布匹,锅碗瓢盆,针头线脑,家庭所需一应俱全,是女人们的首选光顾之地。尤其是逢集过年、婚嫁喜事,更是有不同景象,大包小包盛满了快乐和幸福,嘴间眉头洋溢着喜悦和快乐。百货门市向南紧挨着的是石台阶之上的三孔老窑洞,其他皆忘了经营什么,但记得唯有一孔是修钟表的,老头姓陈,胖胖发福的样子,脸盘宽宽的留有分头,眼上时不时戴个小巧的单孔放大镜拨弄钟表,俨然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往事悠悠,可情景仿佛如今不能忘怀!

  

  向南隔一窄巷又是一排供销社门市,这院子也有二层的绣女楼,当然没有近前端详,只是站在药材公司的绣女楼上隔着街道望过去的,好象二者样法及大小相仿,脑海里就浮现出这家的小姐与那边的小姐扬手打招呼的画面来了,似呼还能听到伴随喊话的婉丽娇喘之声来了。这供销社门市部隔着一条与堂坡一样走向的巷道,但较之略窄些,这就是城里人都熟知的南巷,除堂坡外也算小城第二大巷了。跨过此巷便是新华书店的所在地。

  

  往昔的追忆,笼统的描述,这大约就是记忆中当时的延川城了。和北方的诸多小城别无二致,不起眼的那种普通镇子,从北边到南边一眼可看尽的,好像有人写过说前街里跌倒后街里爬起来的逼仄。不大的一个半边城,经过四五十年建筑,时至今日已非昔比了。秀延河从城边流过,自打影剧院大桥横亘东西,两岸畅行,之后又陆续架十余座大桥,河东迅速崛起,平地起高楼,从北至南大厦比肩而立,极象雨后春笋,半边城的绰号便消失了踪影,河流两岸比翼双飞,竞相争艳。如今小城北达郭家塔,南至刘家湾,可谓十里长街。纵横比较,和昨日不可同日而语,令人感慨赞叹延川县城蒸蒸日上的发展步伐!




 

编辑:胡敏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