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陕西】王彦春:怒放的生命 记天簌歌者李海英

作者:王彦春| 时间:2020-12-24| 来源:草根作家| 浏览量:

  早在90年代初,我在《宝塔山上看延安》一书写道:三教九流皆可为友。现在细想一下,还真是没食言现实。

  上至京城,下至省市,有王候将相级别的,也有平民百姓和带"长"者。遗憾的是,咱生性怪僻,有一个原则:只要人家加官进爵了便不再往来,怕给人家带去心理负担.也有一些小人物,会有一种异样的举动,让你有一种"世态炎凉、朱门早达笑冠弾"的感觉而淡化。所以,前一阵子也就产生了《有一种幸福叫忘记》的哲理诗词,经树刚先生推荐到人民日报网上,一夜点击量竟有好几万众,说明有些观点大众还是认可的。

  一个人的阅历来自生活,经历多了,认知事物也就明析了,不管那个职业行当,还是老幼妇孺,做人首先是品德为先。

  认识延安歌舞团的李海英,已有十多个年头。那时,他还是一名声震古城的歌唱家,他的身影不时闯入我的视野,在数不清的公益活动里,总能听到他震憾人心的演唱,时间久了,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先是出专辑,开个人演唱会,以及走南闯北,最终站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扬哒,使陕北民歌实实在在的火了起来!

  我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对音律一窍不通。记得小时候,跟上秧歌队扭过秧歌,在学校排过节目进行演出,渐渐地对文艺产生爱好。到了四年级,学校从上头(绥德)调来一名音乐老师,方言极重,给我们教一首歌叫:火红的太阳.有一句歌词是火红的太阳当头照,老师发音却是豁豁的太阳当头照,而且节奏轻度超快,同学们就是学不会,于是,老师单兵教练.不会者,小脑袋被老师手执柳棍教鞭敲起了大圪瘩,最终,也没一个同学过关,老师只好放弃了那首歌。现在思来,就是那首歌扼杀了学生音乐天赋,是自尊性受到了极大伤害所为,从此自我封闭,不敢再唱歌了。

  上帝给我关闭了音乐这扇窗口,却意外地给我打开另一扇文字之窗,所以,时间久了,连个 拦牛,放羊的嗓子也没有了。

  80年代隆冬,几个年轻人进入深山老林打猎,见四下无人,便拚命高歌几声,结果把同事笑的差点背气过去,只好弃猎回家,成为同事们茶余酒后的笑资。90年代初,单位联欢晚会,在击鼓传花中中枪了,上台半个小时,脸红脖子粗,没张口唱一句,好话说了几车,从那天以后,同事见了就笑,最让人难忘的尴尬是:有位女同志,全家团圆时,不知怎地想起我的滑稽样像,把满口米饭喷了一桌子,先是全家怒责,后是全家捧腹大笑不止。从此,再也不敢造次……

  见人家落落大方,放展歌喉时,从心底里佩服人家的勇气和胆略,甚是羡慕之极。于是,自购小收机,置于办公桌前,放点轻音乐听听,时间久了,茶壶里煮饺子,虽不开口,但好坏总能品说个所以然来。

  唱歌的人与生俱来,好像是上苍专门安排,为音乐而生的人。我比较了一下天南地北的歌者,所处的地理地貌不同,他们的演唱风格就会不同,因区域的差异,形成的流派也就五花八门,如要撷英一枝,我会豪不犹豫地选择高天厚土下产生的陕北民歌。

  辽阔的大草原,一望无际,便有了歌者的空旷悠扬和远播的幅射力,而江南腹地、歌喉圆润,委婉动听,北方人则吼声如雷,振聋发聩.陕北人则不同,集雄浑、霸气为一体,有一种潜在的征服欲涵在歌里头,它不仅高亢嘹亮,更有一种热忱、欢快,节奏感超强的韵味溢于歌里头,形成了一种地域特色和曲艺流派。

  封闭落后的大山腹地,独特而神奇的山山岇岇,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天然趣成的杰作,也是孕育天簌歌者得以怒放的生命舞台⋯

  李海英便是这个舞台走出来的一位佼佼者。

  他自幼怀揣梦想,带着立志要把歌声释放给更多人的雄心启航。从大山深处、一路高歌,承上启下,在继承传统,遵循古法上,大胆创新,不断推陈出新,巩固与提升前人经验,发挥自身优势,扬长避短,保持了陕北民歌的自然天性,风风火火撞进万众嘱目的神圣国殿,北京人民大会堂,让陕北民歌一度席卷歌坛,风糜全国。

  一曲《东方红》延续了陕北民歌在央视舞台的旺盛,轰动京华,让那些清高无尚的曲目再次俯首称臣,不得不叹服、陕北民歌的神奇伟大和陕北民歌层出不穷而后继有人的感叹.从陕北歌王贺玉堂、王向荣的进京,到李海英的再展歌喉,就是一脉相承的成功厚发,这是音乐人集体奋发的结晶。就象运动赛场上的接力赛,一棒传一棒,棒棒努力、棒棒关健,经过几个痴心不改的音乐人不懈努力,才得以梦想成真,终于,打破了天方夜谭的神话,让䦼北民歌登上艺术殿堂,成为一个独特魅力的国花而倍受国人青睐。这几年后来者层出不穷,纷纷亮相央视舞台,技压群芳,形成了陕北民歌一枝独秀的盛世格局。

  上苍不仅恩赐了李海英雄壮彪悍的身体,同时也给了他一付天生的忠良相貌,与人交往、言行一致,以诚相待。与友相聚,不拘小节、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性格直率,举止干练,显现出十足的英豪气概。尔今,虽然他已是歌坛名星了,成了一方小天地的领军人物,但做事认真不麻糊,从不装腔作势,摆架子扎势唬人,而是平易近人,有求必应,只要有人提议,他便放开歌喉,乘着酒兴能把民歌发挥到极致,难怪朋友评道:海英歌之美在随意间。的确如此,近距离的原始生态高亢声情并茂,甚是接地气,许多熟能耳详的歌,经过他的口喷发出来,就有了新的意境和独特韵味,就会诠释出新的内涵,让你惊喜不断。你的灵魂会被那字正腔圆、情感丰富的超级声波所震撼,所感染,会让你有一种亲和力,直抵灵魂深处而异常兴奋.每每听之,便有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感觉,对之歌声有了一种依赖,用老话讲上隐上瘾了。

  李海英的体内到底有什么特殊性,著名学者杨葆铭博览群书、见多识广,他撰文也纳闷、那种异常的声带爆发力源自何方神仙助力,就连速雷不及掩耳的神手塞上老鬼,以及后起之秀,出口成章,妙手著文的李全文,也有了诸多惊疑。我这外行人就更弄不懂其中玄机了,只能让它搁浅空悬……

2020.12.22草就

编辑:乾坤

机构设置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延安市社区文化普及促进会 地址:延安市文化艺术中心F101室 陕ICP备20007030号-1 陕公网安备:......